29文学 > 蜜里调婚 > 3、打脸

3、打脸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

29文学 www.wx29.com,最快更新蜜里调婚最新章节!

    chapter 03

    然而下一刻,他们看清走上前的男人的脸——并不是周孟言!

    所有人都愣住了。

    男人走到众人面前,看向冯庄,微微一笑:“冯女士您好,我是周总的助理。”

    “助理?”

    “抱歉,今晚周总有事,恕不能前来参加令媛的生日宴,”他递上一个礼盒,“这是给令媛的礼物,让我特意送来给您赔个不是。”

    众人哗然。

    阮家人闻言,脸色突变。

    冯庄的脸僵硬了几秒,接过礼盒,笑道:“没关系,周先生刚回国,很忙我们是理解的,帮我感谢他,有空还请他来家里做客。”

    阮乌程伸出手来,仍旧笑着客套几句,阮灵也温婉道谢。

    宾利扬尘离开后,阮家人站在原地如同被抽了魂一般。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冯庄期待落空,“明明之前答应得好好的!”

    阮乌程脸色乌青,走回宴会厅。

    “真有联姻这事吗?周孟言都不到现场……”

    “这哪里像情投意合的样子……”

    阮灵听着周围人的议论,感觉巨大的羞辱感涌上心头。

    前一秒她还和别人骄傲的说周孟言会为她而来。

    下一刻就被打了脸。

    冯庄安抚:“没关系的灵灵,可能是人家太忙了……”

    阮灵红着眼,瞪向冯庄:“都怪你,我丢死人了!”

    她甩开母亲的手,往楼上走去。

    晚上七点多,阮烟在房间里听完书,感觉肚子有点饿了。

    十五分钟前佣人来通知过她晚餐煮好了,她摘掉耳机,下了床,往外走。

    她摸索到门,打开后走了出去。

    原本可以通知佣人,但是想想住在别人家,还是不过多麻烦他人比较好。

    外头很安静,那位周先生应该不在家。

    今晚是阮灵的生日,照阮家人所说,此刻他应该在宴会上。

    阮烟之所以知道他,是因为这一段时间她经常听到冯庄和阮灵在家里提到这个名字,还是带着敬仰的爱慕。

    她今天只和他说过几句话,却也能感觉到他这样的男人,成熟稳重,城府颇深,虽看不见他的模样,却能从寥寥几句谈话中察觉到那种上位者的气场。

    心中莫名让人带上几分忌惮。

    不过……这和她都没关系。

    女孩不再多想,左手扶着一面磨砂墙,脚轻轻踏下楼梯。

    楼下厨房传来烹饪的声音。

    她走着,殊不知,楼梯旁的会议室走出来一个男人。

    周孟言刚打完国际视频通话,出来准备用餐,转头就看到楼梯上一抹娇小的身影。

    女孩长发温顺地散在身后,微抿着红润的唇,睡裙下白皙的小腿如泛光的白瓷。

    他无声看着她。

    阮烟踩着楼梯,不知最后一格是特殊的设计,一层镂空。

    她习惯后逐渐放松,脚如之前落下和先前一样的距离,扶着空气的右手却被攥住。

    踩空又平稳踩地的一瞬间,她身体下意识往右手的受力点前倾,身体就撞到一个僵硬的胸膛。

    成熟的男性气息袭面的同时,女孩鼻间再次嗅到温润的雪松木香,格外熟悉。

    周孟言?!

    怔然间,头顶果真落下男人低沉的嗓音:

    “小心点。”

    男人话落,松开手退到一旁合适的距离,阮烟耳根冒了红,“谢谢。”

    “以后让佣人陪着你,这里你不熟。”

    她轻轻点头。

    “晚餐吃了吗?”

    “没……”

    他抬步往前走去,声音很淡,“那就过来一起吃吧。”

    她愣了下,不知该作何反应,就闻声佣人走了过来搀扶她。

    “谢谢……”她忙道谢。

    阮烟跟在周孟言身后,心中闪过疑惑——

    他怎么在家里?

    难道他今晚不用去参加阮灵的生日吗?

    到餐厅里,阮烟被安排在男人对面坐下,面前的餐盘放着一份精致的西餐。考虑到女孩看不见,佣人已经提前切好了牛排,底下是一份番茄培根意面。

    “谢谢。”她局促地再次道谢。

    周孟言抬头看了她一眼。

    阮烟垂下头,慢慢拿起叉子,轻触碰盘中的食物,

    不敢发出一点的声响。

    这是第一次她在从未见过的陌生人家中用餐,而且对面坐着的还是别人口中仰望敬仰的男人。

    怎么可能会不紧张……

    她放轻呼吸,把注意力集中在食物上,几秒后默默把牛排拨到一旁,而后挑起意面送入嘴中。

    她从小就莫名吃不惯牛肉,因为不喜欢那种肉腥味,而且她看不见,吃面会更方便一些。

    面的味道很好,只是量不多。加上中午吃得少,此刻压根填不饱她的肚子……

    餐厅里很安静,她哪好意思开口,只能喝点玉米浓汤。

    对面的男人抬眸看向她时,就发现她面前的餐盘里意面已经没了,而牛排似几乎都没动。

    他继续低头吃牛排。

    过了会儿,她指尖在手边探了几下,摸到了水杯,就听到男人终于开口:

    “失明是因为车祸引起的吗?”

    她愣了下,连忙答:“……对。”

    车祸后,由于眼部的血肿侵袭神经导致堵塞和轻微受损,医生说只能慢慢调养,也不知何时能复明。

    周孟言听完她说的,抿了口红酒,神色俱淡,“那就先适应吧。”

    一个月以来,她的确也开始慢慢接受了失明的现实。

    “嗯。”

    “你舅舅下午给我打过电话,开学的事我已经和学校讲过了,你先休学一个学期。”

    阮烟是学金融的,的确她这样开学,自己不方便,也给别人添麻烦。

    她想到什么,“那小舅舅有没有说我接下去……”

    女孩声音渐小,周孟言:“什么?”

    “没……”

    她其实是想问再过几天她去哪住,毕竟她总不能一直待在周孟言家中,而且如果他和阮灵联姻,于情于理她都是要离开的。

    可是想了想这么问周孟言不太合适,还是私下里去问小舅舅比较好。

    男人看着她的表情,似乎猜到了什么,半晌缓声开口:

    “其他的先不用考虑。”

    她怔了下,只好点头。

    两天后的周末,上午,助理江承来到了周孟言的别墅。

    走进玄关后,佣人把他引到了二楼的书房,敲开门进去,就看到男人坐在书桌前,旁边的落地窗是视野通亮的林城江景。

    江承上前,把包里的文件递过去:“周总,这是您要的资料。”

    周孟言看到上面“阮烟”的名字,放到一旁。

    “坐吧。”

    江承:“那晚我把礼物给阮家人送过去了,他们没看到您……很失望。”

    男人看着电脑里的股市k线图,神色慵懒闲散,“估计失望的不止他们。”

    “您这次回国本来很低调的,倒是阮家,帮您好好宣传了一番。”

    “阮乌程有野心,没能力,靠着自己当然扛不过去。”

    “所以现在大家都在看着您是否要出手,”江承道,“昨晚阮家又给我打电话了,说要谈谈联姻的事情,他们给的东西开出来了——

    阮乌程和冯庄手中各5%的股份,加上执行董事的职位。”

    周孟言笑了,“阮家真是下了血本。”

    江承点头:“除了梵慕尼,他们找不到像样的资方接盘了,而且他们很自信,认为您一定会考虑这次联姻,不过还有一个方面,是因为……外界一直传闻,您对阮家二小姐有意。”

    周孟言抬头看向他。

    后者讲述了外头关于那场宴会的说法,包括以为他这次回国是为了联姻,甚至有人说周孟言如今即将到达而立之年,迟迟未婚,就是在等阮灵。

    男人闻言,勾起唇角。

    “阮家人想象力真好。”

    “加上老夫人去年和冯庄在法国一个珠宝拍卖会上见过一面,留了联系方式,阮家应该也想通过老夫人这条线来打动您。”

    的确,周母在他回国之前就和他说过联姻的事。

    周孟言半晌开口:“冯庄对自己的小女儿挺上心。”

    江承听出话中之意,也感慨:“冯庄倒是心狠手辣,养了这么多年的大女儿,说赶出家门就赶出家门,估计是看着自己丈夫躺在床上可能再也醒不过来,家里的事都是她来做主。”

    周孟言回想起那天晚上在大雨中看到的女孩。

    他看向桌面上江承带来的资料:

    “但是他们不知道,阮烟手中有个砝码。”

    一个或许将来可以改变欧拉的关键砝码。

    聊完之后,江承最后问:“周总,那我应该如何回复阮家?是直接帮您回绝吗?”

    江承看得出来周孟言对这个联姻并不感兴趣。

    男人站起身,走到咖啡机旁,慢条斯理倒上咖啡豆,而后开口:

    “今晚和阮家人约个时间见面——”

    “就说谈谈联姻的事。”

    江承愣住了。

    晚上,思安戴高级会所门口,阮灵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时不时看着镜子里精心打扮过的自己,手心冒汗。

    “妈,马上七点了,周孟言怎么还不来呀?”

    冯庄握住她的手,一旁的阮乌程先开了口:“他今晚是一定会来的。”

    今晚见面的,除了有阮灵,冯庄,还有阮乌程和他的秘书,因为说的是先私下面谈,所以更像是一场家宴。

    冯庄点头,拨开她耳鬓的碎发,“估计马上就到了。”

    今晚的见面是周孟言主动提出,对方绝不可能再放鸽子。

    七点刚过一分钟,包厢门被推开。

    期待已久的面容终于出现在视野中。

    男人身形挺拔,肤白眸冷,穿着白衬衫,熨烫妥帖的西裤笔直修长,五官如同被细细打磨一般,斯文而清隽。

    阮家人站起身,阮灵看着眼前比手机上还要夺目的男人,心间悸动。

    “周先生,久仰大名——”

    阮乌程第一个走上前,笑着伸出手。

    周孟言和他握手,“抱歉阮先生,路上堵了,有些迟到了。”

    “不会不会。”

    冯庄介绍完自己,连忙道:“这位就是我女儿,阮灵。灵灵,快和周先生问好。”

    阮灵开口,周孟言视线在她脸上停留了下,道:“之前就听说过令爱。”

    这话不就证明当初传闻是真?

    三人心中暗喜。

    简单交谈几句,他们就被侍者引着往里走去。

    走进包厢,阮乌程刚好接到工作上的电话,走去外头,冯庄见此就说:“我去个洗手间,你们两个可以先聊一聊。”

    冯庄给女儿一个眼神,而后也离开。

    包厢里只剩下两人。

    周孟言拿起手边斟好的上等龙井细细品尝,没有开口,阮灵见他没有搭话的意思,顿觉有点尴尬。

    她捏紧手里的挎包,犹豫了下,含笑出声:

    “周先生——”

    男人看向她。

    “我之前就在手机上看到过您,是关于您的专访,我特别仰慕您。”

    她笑得很甜。

    然而对面的人只是淡淡应了声。

    阮灵抿了抿唇,继而问:“周先生,您听我母亲说过联姻的事了吗?”

    “听过了。”

    “那您……是什么想法呀?”

    他看向她:“你的想法呢?”

    “我……我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而且不瞒您说,我对周先生也有好感……”她莞尔,“只是我现在还在上学,如果您想现在就结婚,我没问题,或者等我大学毕业也行,都看您。”

    男人闻言,眼底划过一道笑意:“你喜欢我?”

    她愣了下,脑袋勇敢轻点。

    抛开一切外界因素,她一个不谙世事的女孩,很难抵挡得了周孟言这样有魅力的男人。

    有崇拜,又有爱慕。

    而且冯庄告诉过她,在这样的人面前不需要隐藏扭捏,开门见山反倒更加讨人喜爱。

    男人没有再接话。

    阮灵说完,阮乌程从外头走了进来,恰巧冯庄也回来了。

    冯庄:“周先生,您先点菜吧。”

    “你们来吧,我都可以。”

    “好。”

    点完菜,大家聊着天,冯庄有意无意给周孟言介绍着阮灵各方面的条件,男人听着,忽而问了句:“听说阮灵小姐还有个姐姐?”

    在场的几个都愣了下,冯庄道:“……对,是有个姐姐。”

    “那姐姐怎么没来?”

    “因为……她最近身体不太好,就让她待在家里。”

    周孟言放下茶杯,神色悠然:

    “可是她不来,有些事情似乎谈不了。”

    阮灵呆住,冯庄也愣了下:“这倒没关系,这是您和灵灵之间的事,她来不来不会影响的。”

    男人嘴角噙了笑,“她是当事人之一,怎么不受影响?”

    在场其他人:“当事人?!”

    周孟言靠在椅背上,双腿交叠,抬眸看向惊讶的三人:

    “我想你们误会了。”

    “我是同意和联姻,但联姻对象不是阮灵,而是你们阮家的另一位千金,阮烟。”

本站推荐: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捡个校花做老婆帝国总裁霸道宠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极品小神医爱你是我难言的痛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邪王嗜宠:鬼医狂妃神级强者在都市

蜜里调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29文学只为原作者慕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义并收藏蜜里调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