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文学 > 蜜里调婚 > 35、告白

35、告白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

29文学 www.wx29.com,最快更新蜜里调婚最新章节!

    chapter 35

    阮烟被叶青带到休息室时, 还以为叶青只是带她找个没人的地方缓和下情绪。

    推开房间的门,阮烟还低头自顾自抹着眼泪抽噎,谁知下一刻, 里头就传出一个低沉熟悉的男声:

    “你们都先出去。”

    阮烟听到周孟言的声音, 震惊地抬起朦胧的视线, 恍惚间就看到里头的沙发竟然上坐着一个人——

    周孟言怎么会在这?!

    她哭得忽而停住了。

    叶青贴心地带上门后,休息室里一片安静。

    沙发上,男人看着还有点没反应过来、站在原地的阮烟,旋即起身, 走到她面前。

    周孟言的视野里, 女孩脸上挂满泪痕,眼睛红得像兔子, 他眉头蹙起, 抬手扣住她的后脑勺, 轻叹了声:

    “怎么会哭成这样?”

    没等阮烟回答,他俯下身把她拦腰抱起,走到沙发上坐下, 让她坐在腿上。

    他单手揽住她的腰,而后拿起手边备好的纸巾,给她擦着眼泪。

    阮烟反应过来, 一时间被他强势而温柔的动作弄得心跳乱了,脸颊绯红,羞赧冒出心头。

    这人怎么提前到了……刚才她还哭得很“随心所欲”来着qwq.

    周孟言揽着她, 感觉到她脑袋靠在颈窝, 眼泪流在上头,湿濡一片,他心疼得声音很冷:

    “我当初就不该放你来演话剧。”

    早知道她会这么辛苦, 受这样的委屈,他说什么都不想让她出来演话剧。

    他的语气像是指责,但阮烟能听得出来,他是在关心她。

    阮烟轻喃:“你怎么来了?”

    “我忙完了,就提前过来找你。”

    本来想开开心心带她去过个节日,没想到来到这就把他气的够呛。

    “那你刚才……看到我排练了?”

    “你觉得呢?”他垂眸看她,“如果我今天没来,你是不是没打算把排练的事告诉我?”

    她心虚得声音很轻,“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排练而已……”

    他想起她刚才摔的那几下,“有没有哪里受伤,哪里疼?”

    阮烟摇摇头,“没有,都是假动作。”自从她冷下脸色给晏丹秋看后,对方也识趣地不敢有小动作了。

    他指腹抹去她脸颊的泪痕,“你们编剧什么时候改的剧本。”

    “下午……”

    “临时改的?”

    “嗯。”

    他忽而问:“感觉她平时对你怎样?”

    阮烟愣了下,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男人就看出她的心思:“说实话。”

    她垂眸:“我觉得她似乎有点不太喜欢我,但也可能是我想多了……”

    她总觉得是自己的错觉,毕竟赵月是仲湛静的朋友,她们之间没有纠葛,但是在剧组这段时间以来,她能感觉到赵月对她有些若有若无的敌意。

    就像前两天,她在排练过程中提了一个小意见,赵月就拐弯抹角说她不配来指手画脚,每次在对戏的时候,赵月如果有在现场,基本上都不会搭理她,只和其他人讲话。

    而且赵月从来没有改动剧本,唯独今天,偏偏还都是晏丹秋的肢体动作。

    周孟言听完,只说了句:“我知道了。”

    见他不说话,阮烟微仰起头看他:

    “你觉得我刚才演得好吗?”

    女孩一点没把受委屈的事放在心上,反而在意的是她演的好不好。

    男人一时间被她气笑了:“现在还在意这个?”

    “当然了……”

    演得好才代表她哭得值啊!

    他把她揽得更紧:“演得很好。”

    好到太过真实,让他心慌得打算当即叫停,上台把她拉进怀中。

    得到肯定,她嘴角点起梨涡,男人见她笑了,勾起唇角,“被表扬就开心了?”

    “嗯呀……”她轻声道,“特别是你的肯定。”

    “为什么?”

    “因为你之前不相信我可以演好,说我是上下嘴皮子一碰,痴人说梦,我也怕我如果我演不好,如果有人知道我,就会丢你的脸。”

    周孟言没想到之前那些打击她的话,会让她记到现在。

    他轻捧起她的脸,哑声道:“抱歉,之前是我说错了。觉得你做不到,但是现在我看到了。”

    他声音温柔,“而且我什么时候说过怕你丢我的脸了,嗯?”

    他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他揉揉她的发顶,“你只会让我感到骄傲。”

    阮烟闻言,心间茫然荡漾。

    她从来没奢望能在周孟言口中听到这样的话。

    阮烟感觉心里如同掠过春风,吹开一直覆盖在她心上的乌云,她莞尔,就听到他问:“现在还想哭么?”

    她摇摇头。

    她情绪缓和下来了。

    他低声问:“那我可以带你走了?”

    阮烟疑惑,“要去哪?”

    “去吃饭。”

    阮烟从他腿上下来,周孟言就牵着她走出休息室,门口,叶青和江承在等候,男人开口:“先带太太去车上,我等会儿就来。”

    叶青颔首,带着阮烟离开。

    而后男人看向江承,声音恢复冷淡:“人呢。”

    “在剧厅。”

    另一边,剧场里的人都渐渐散去,赵月站在观众席第一排之前,脑中回荡着刚才周孟言的助理走到她面前说的话,手中冒了虚汗,心跳得七上八下。

    她怎么也没想到,周孟言刚才竟然在排练的现场,她压根都没有注意到他!

    周孟言找她,难不成是因为……她改剧本的事?

    他见着阮烟受了些委屈,要来找她麻烦?

    赵月心慌意乱,可是她突然想到——她有什么好害怕的?她是《静湖》的编剧!她有权利改剧本,这一切都是为了这部剧,周孟言有什么权利来找她麻烦?!

    他即使再心疼阮烟又如何,他的手还能伸到这个剧组里?他能对她做些什么?!

    等待了十分钟,赵月心底越来越焦灼,明显感觉到周孟言是故意冷着她,她心中的慌张和心虚突然之间转化为愤怒。

    他凭什么让她在这里等着?她凭什么要听他的话?

    赵月拿起手提包,刚往前走两步,就看到的门被推开,周孟言的身影出现在昏暗的视野中,看不见他脸上的情绪。

    男人徐徐朝他走来,赵月努力站直身子,直等他走到面前,她抬头直视他的目光:

    “周先生,找我有事吗?”

    周孟言看着她,眉眼一点点融入冷淡的光线:

    “剧本改得还满意么?”

    赵月心里沉了下,提起唇角,“我是编剧,把剧本改好是我的职责,您问我这件事,不觉得很奇怪么?”

    言下之意,他有什么资格问?

    “《静湖》写得挺好的。”

    他把玩着手中的打火机,看向她:“把剧本写完,赵编剧的工作可以暂时停下了,在家好好休息。”

    赵月感觉自己在幻听。

    “你、你什么意思?”

    “我会通知剧组,以后排话剧的事不需要你了。”

    赵月瞪大眼睛,“你想干什么?!让我从此不再出现在这里?周先生,这是光影剧团,不是你的公司!你没这个权利!”

    “我是这部剧最大的投资方,你说有权利么?”

    赵月呆住。

    投资方……那个前几天突然空降的投资方?!竟然是周孟言?

    赵月感觉整个人身体像是被电击一般,怒目圆瞪:

    “周孟言,就因为我改了阮烟的剧本,你就这样报复我?如若不是我的剧本,你太太连戏都没的演!”

    阮烟在她眼里,算个什么东西!

    周孟言闻言,忽而笑了。

    “阮烟没有这部剧,还可以演其他的,但是赵小姐如果没有编剧这份工作,会怎么样?”

    “周孟言,你在放大话?”

    他竟然拿的饭碗威胁她?!

    “是不是大话,你可以试试。”

    赵月看着他气定神闲的模样,知道以周孟言背后的资本,如果她彻底惹怒了他,他说的话是有真的会实现的……

    “今天改剧本的事,我真的没有故意针对阮烟……”

    他冷眼看向她:“是吗?”

    赵月听着他笃定的语气,感觉腿脚发软,指尖控制不住地颤抖,她敛睫,轻颤出声:

    “周先生,我把剧本改回来,求求你可以……”

    没等赵月说完,男人直接转身而去。

    赵月看着他的背影,如同被抽了魂一般,意识到临到她身上的后果到底是什么。

    阮烟坐在劳斯莱斯上等待着,过了会儿,右边的车门被拉开,周孟言坐了进来。

    “你去干嘛了呀?”阮烟随口问。

    “一些小事。”

    周孟言吩咐司机:“月心湖湾。”

    迈巴赫驶出,穿行在霓虹的夜色中,驶过拥挤的市区,往郊外开去。

    车上,阮烟手机振动,她戴着耳机,划开屏幕,通过语音读屏,最后点到了祝星枝发来的语音信息:

    【今晚在哪呢?在家?】

    阮烟回复:【没……我在外头,刚从剧团出来,准备去吃饭啦。】

    【你一个人呀?】

    【没,还有周孟言。】

    【周孟言现在竟然和你待在一块?!】

    阮烟还疑惑她为什么要这么惊讶,【怎么了吗?】

    祝星枝激动道:【你们俩竟然也要过情人节???】

    阮烟闻言,脑中怔了一下——

    今天是二月十四号?!

    她一查日历,果然真是,她最近忙到连今天是情人节都不知道。

    祝星枝:【是周孟言主动提出带你出去的?】

    【嗯……】还真是他约她的。

    【他不会是专门带你去过情人节吧!!我天……】

    阮烟脑中一热,立刻否认,怎么可能!他带她去过情人节,绝对不可能的好吗。

    祝星枝:【周孟言带你去哪啊?】

    阮烟:【好像叫月心湖湾。】

    祝星枝:【???!】

    【你没听说过月心湖湾有个超级美的情人湖吗,是情侣约会的绝美圣地。】

    阮烟:???

    嗯嗯嗯?

    祝星枝在那头仿佛要激动得跳起来:【情人节周孟言带你出去吃饭,要是凑巧也就罢了,为啥他偏偏去月心湖湾啊?他不会对你有什么想法吧哈哈……】

    阮烟脸颊爆开小番茄:【你别乱说!】

    根本不可能的……

    阮烟摩挲着手机,心跳有些乱。

    半晌,她鼓起勇气开口:“孟言……”

    男人转头看她,“怎么了。”

    她试探:“那个……你应该不知道今天是情人节吧?”

    几秒后,他开声:“我知道。”

    阮烟:???他竟然知道?

    “那、那我们今晚……”

    他看着她局促慌乱的样子,眉梢挑起:“你不愿意和我出来么?”

    诶?

    “不是……”

    “等到了再说。”

    阮烟:“……?”她感觉脑子里更晕了。

    半个小时之后,劳斯莱斯驶入月心湖湾风景区,这里是林城郊区去年正式开发为旅游景区的,里头围绕着林城南面最大的月心湖而建,风景宜人,依山傍水,山峦林立,配备有餐厅、酒店还有等等基础设施。月心湖的轮廓特别像一颗心,所以叫月心湖。

    阮烟也不明白,周孟言为什么要带她来这个容易让人浮想联翩的地方吃饭。

    到了地方之后,车子停在一栋建筑之前,周孟言先下了车,而后竟然亲自走到阮烟的座位旁,帮她打开车门,“手给我。”

    她愣了下,伸出手,就被他牵下了车。

    前来接待的工作人员们朝他们鞠躬:“周先生,周太太,请跟我来。”

    阮烟被男人牵着向前走去,感觉到周围十分幽静,似乎除了他们,再没有其他人了。

    今天是情人节,这里难道不是会有很多情侣吗?

    被工作人员引着,他们先走进餐厅里,阮烟听到一阵悠扬的乐曲声,是交响乐团在奏乐。

    餐厅里灯光偏昏暗浪漫,每一个餐桌都是空的,两人往里走,最后坐到了靠窗的位置。

    他们身侧的落地窗外,可以俯瞰最美的月心湖。

    侍者拉开身后的椅子,周孟言牵着阮烟,让她慢慢坐下,而后坐到对面。

    阮烟刚坐下,怀中就被放进一个东西,面前而后响起侍者的声音:

    “周太太,这是给您的玫瑰花,祝您和周先生情人节快乐。”

    阮烟一下子呆住。

    玫瑰花?!

    她伸手抚摸着一大束鲜红欲滴的玫瑰花的轮廓,小脸写满了呆愣,“这玫瑰……”

    对面的男人看着她没意料到的反应,无声勾起唇角:“怎么了?”

    阮烟不明白这是餐厅送的,还是周孟言嘱咐他们送的,可是周孟言怎么可能给她买花……

    餐厅应该是觉得他们是夫妻,所以送的吧?

    阮烟摇摇头,“没事……”

    她怕等会儿问了,周孟言来一句她想太多,反倒尴尬。

    过了会儿,侍者先送上头盘,阮烟听着周围安静的声音,更觉得像是除了他们,没有一个人,“孟言,这里就我们俩吗?”

    “嗯。”

    他补充道:“今天这里不会对外开放。”

    因为他已经事先和景区的领导交代过了,为了避免嘈杂,他包下整个地方,今晚这里只会有他和阮烟前来。

    阮烟觉得越来越奇怪了……

    阮烟默默吃着头盘的鹅肝配鱼子酱,忽而间就听到对面的男人开口:

    “今晚怎么不爱说话?”

    “唔……”因为阮烟觉得脑中乱乱的,面前点着烛光,这里氛围太过浪漫,她反而紧张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之前来过这里么?”

    “没。”

    “等会儿吃完饭,我们可以去游月心湖,这边风景很好。”

    还要游湖?

    阮烟怎么觉得今晚他好像时间还挺多的……

    用完了晚餐之后,周孟言牵着阮烟离开餐厅,穿过一段绿荫路,两人往月心湖走去,最后被带到游湖的船旁,两人上了船,而后工作人员就停步在岸上,船上只留下船夫和他们。

    改良过的木船向湖中驶去,头顶吊了盏暖暖的橘光,阮烟和周孟言并肩坐着,她面向外,感受到晚风徐徐拂面,耳边水声柔柔静静,如同驶入人间仙境。

    如果能看见的话,一定会被这里所美到吧。

    她唇畔微勾,想起从前:“以前高中时候,我和同学也在晚上的时候游湖过,只不过不是这里。”

    “和同学?”

    “嗯。”

    “男同学?”

    “男同学女同学都有,那时候是我们高中暑假,晚上的时候还是挺热的。”

    沉默半晌,周孟言忽而问:

    “阮烟,你以前是不是有很多男孩子追。”

    “嗯?”她侧身向他,“还好吧。”

    “没有同意的么。”

    阮烟摇摇头,“没有遇到喜欢的。”感觉追她的有很多种类型,但是她总是会因为种种原因动不了心。

    周孟言没再回答,视线落在外头被月光打亮的湖面上,悠然开口:

    “这一条湖是林城的情人湖,关于它,有一个传说。”

    “什么?”

    “古时候有对情侣,男的是个大户人家的公子,而女的只是一个普通百姓家的姑娘,因为门不当户不对,所以男方的家庭拆散了他们,不让他们俩见面。

    但是他们俩仍然很相爱,公子答应这个姑娘,有一天一定会带她离开,远走高飞,让她等着他。于是姑娘就住在这条情人湖边,每日翘首以待。”

    阮烟:“那后来……她等到了吗?”

    “姑娘整整等待了一年,却听到公子要娶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双方下月成亲。她心如死灰,晚上站在湖边,打算投湖自尽,公子却出现了。

    他其实自始至终都没有喜欢上别人。

    两人乘船,在船上互诉衷肠,定下山盟海誓,最后私奔到了远方。”

    “哇,太浪漫了。”

    周孟言转头看向她:

    “所以后来许多情侣就来到这,希望两人一辈子都不会分开。”

    阮烟愣了下,心中情思绕转,心跳渐快,一时间不明白周孟言话中之意。

    他不可能是在暗示她什么吧?

    男人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情绪翻滚,下一句的话正要脱口而出,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他刚烘托好的氛围被瞬间打破。

    周孟言脸色一黑。

    他拿起手机,看到屏幕上“仲湛静”三个字。

    他眼底浓得看不出情绪。

    阮烟见他迟迟未接,“你先接电话……”

    末了,周孟言点下通话键,而后把手机贴在耳边,仲湛静略显着急的声音传来:“孟言?你在哪?”

    男人眉头微锁,“有事?”

    “我有事想找你谈谈。”

    “我和阮烟在外面。”

    仲湛静默了瞬,看着身旁一直在哭的赵月,眉头皱起,只好在电话里说:

    “我听说你今天去剧团看到赵月给阮烟改了戏,你生气了,所以让赵月不能待在剧组了?”

    “有问题?”

    “你知道赵月是我多重要的朋友吗?我跟你做朋友十多年,你就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这么斤斤计较?”

    周孟言反问:

    “那你知道阮烟对我来说有多重要?”

    在一旁的女孩闻言:??!

    仲湛静回想起之前赵月给她打电话,说阮烟刚好来到她的剧组,她一定会为仲湛静出口气,于是故意针对阮烟,改了剧本,仲湛静打电话时很心虚,但是周孟言这句话一出,她妒火冲了上来:

    “阮烟是磕了碰了还是摔了?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吗?你这么护着她,偏袒的这么明显,就没有一点点考虑过我这个做朋友的感受?”

    “让我考虑感受,不妨下次让你的朋友,不要动一些歪心思。”

    “别做得太昭然若揭。”

    仲湛静怔住。

    周孟言直接掐断了电话,身旁的阮烟回忆着刚才听到有关于她的那句话,有点茫然,“你、你刚才……在和谁打电话?”

    “仲湛静。”

    “她……?”

    “我让赵月不会再参与剧本的编排了。”

    阮烟没想到他会这么做,“可是你怎么能……”

    他淡声道:“我是这部剧的投资人。”

    阮烟惊讶:“你、你对话剧也有兴趣?”

    “我对话剧没兴趣。”

    阮烟:?

    “但是对你有兴趣。”

    阮烟脑中哐当一下,心里的波澜瞬间被卷起。

    他看她呆呆的模样,侧身靠得离她更近,含着笑低声反问:

    “烟烟还听不懂么?”

    阮烟脑中混乱一片,握紧手心,脑中已经猜到,可是觉得那种可能性根本不可能发生。

    下一刻,他的声音再次响起:

    “小年夜去苏城找你,不是因为公事,而是因为想见你。隔壁发生火灾第二天,我出现在你面前,不是因为工作忙完,而是听到你不舒服,我心慌得连夜赶回来。

    生日那晚在走廊上吻你,其实我没有醉,是因为你太可爱,我忍不住想亲你。想要投资话剧,是想要参与你做的每一件事,也想偷偷保护你。

    今天情人节,我带你来这,给你送玫瑰花,带你游情人湖,虽然没什么经验,不知道做得好不好,但是我安排了很久的,不是巧合。”

    他语气顿了下,下一刻,低柔的声音揉碎在风中,落到阮烟耳边:

    “所以,我这样说完——”

    “你能感觉到我喜欢你了么?”

本站推荐: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捡个校花做老婆帝国总裁霸道宠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极品小神医爱你是我难言的痛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邪王嗜宠:鬼医狂妃神级强者在都市

蜜里调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29文学只为原作者慕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义并收藏蜜里调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