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文学 > 蜜里调婚 > 51、耀眼

51、耀眼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

29文学 www.wx29.com,最快更新蜜里调婚最新章节!

    chapter 51

    祝星枝和阮烟对视上的那一刻, 空气忽而凝固。

    站在阮烟身后的陈容予,眉心狠狠跳了一下。

    下一刻,两个女孩瞪大眼睛, 异口同声:

    “你怎么在这?!”

    阮烟:???

    祝星枝:???

    祝星枝忽而震惊拧眉:“你和陈容予认识?”

    “他是我的小舅舅啊?”

    祝星枝:???!

    卧槽?

    卧槽?!

    小、舅、舅?

    祝星枝脑中哐当一下。

    天崩地裂。

    阮烟一时间也懵了, “你说的陈先生, 不会就是,就是……我小舅舅吧?”

    “……嗯。”

    阮烟:?

    阮烟的世界也崩塌了。

    客厅里,异常的安静。

    阮烟和祝星枝并排坐在l型沙发的一侧,斜对面, 是已经系好了领带的陈容予。

    一时间, 空气陷入尴尬的沉默中。

    祝星枝真没有想到。

    她高考毕业遇到的,记挂到现在的男人, 竟然是身边闺蜜的小舅舅。

    这世界上真他妈有这种神巧合!

    拍电视剧呢!

    而且最关键的是, 如果真要撞到也就罢了。

    为什么偏偏。

    是在今天早晨。

    她穿着陈容予的衬衫。

    从他卧室走出来。

    她死在这算了。

    祝星枝轻咳一声, 手掌微盖住发红的脸颊,半晌抬头,温吞憋出一句:

    “那个, 我现在是不是也要跟着喊一声小舅舅?”

    陈容予:“……”

    阮烟:“……”

    祝星枝:“当我没说。”

    阮烟转头看向红了耳根的祝星枝,动了动唇:“枝枝,所以……昨晚你是住在这?”

    陈容予微靠在椅背上的身子坐直, 十指交叠,搭在腿上,淡声开口:“昨晚有点误会, 她刚好来这借宿一晚而已。”

    祝星枝在心底鄙视了一下。

    狗男人, 真装。

    阮烟欲开口,就听到门铃声再次响起,祝星枝:“我的外卖。”

    她刚要起身, 陈容予站了起来,“我去拿。”

    待陈容予走后,祝星枝一把揪住阮烟的手,“卧槽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啊?!我当你闺蜜这么多年,我竟然不知道?!”

    “我怎么会知道你说了这么久的陈先生竟然是我小舅舅……”

    “我没在朋友圈看过你小舅舅照片。”

    “你也没发给我陈先生的照片啊。”

    两人:“……”

    陈容予把早餐拿了进来,祝星枝:“烟烟要吃吗?我买了两人份。”

    “不了,你和小舅舅吃就好。”

    男人看向祝星枝,柔声道:“来餐厅。”

    “哦。”

    祝星枝看了眼阮烟,后者挥挥手:“你去吃吧。”

    让她缓一下。

    祝星枝跟着陈容予走去餐厅,祝星枝背靠着桌,看着他把早餐慢条斯理拿出来,气得嘟囔:“都怪你。”

    陈容予挑眉,“怪我?”

    “昨晚要不是……”

    他笑了下,单手撑着她身侧的桌沿,另一只手绕过她身前,去拿她旁边的杯子,明知故问:“昨晚怎么了?”

    男人仿佛圈住她的动作,令祝星枝心口一跳,她轻推开他,拉开椅子坐下,“昨晚我睡猪窝里了。”

    “……”

    “豆浆冷了,我拿去热一下。”

    “不用。”

    他转身走去了微波炉前。

    祝星枝叹了声气,单手撑住脸,三十秒后,陈容予把豆浆拿了回来,轻轻放到她面前,还有油条和小菜。

    祝星枝拿起杯子,就听到他声音落在头顶:

    “我出去和烟烟聊一下。”

    她怔住:“你要说什么?”

    他手撑着桌子,俯下脸看她,眼中含笑:“她的闺蜜一大早出现在我家里,我不得解释一下么?”

    祝星枝:“……你去吧。”

    ……

    阮烟坐在沙发上,给周孟言敲着信息:

    【!!!】

    【!!!】

    【!!!】

    三秒后,那头:【?】

    阮烟:【我刚才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我现在裂开了。】

    周孟言:【怎么了?】

    阮烟:【我今早不是给小舅舅送礼物吗?】

    【我没提前告诉他,想给他惊喜来着。】

    【现在变成他给我惊喜了。】

    阮烟还在敲字,周孟言回了过来:【你在他家看到女的了?】

    阮烟:【??你怎么知道?】

    周孟言:【一般来说不都是这样,难不成看到男的?】

    阮烟:【是女的。】

    【关键是,那女的竟然是祝星枝,我闺蜜啊啊啊啊!!?】

    那头的周孟言也愣了一下,问阮烟他们俩什么时候认识的,阮烟说这件事说来比较复杂,等她回去当面和她讲。

    打下最后一个字,前方传来脚步声,阮烟熄灭屏幕,抬头就对上走出来的陈容予的目光。

    两人走到阳台,关上门,阮烟压低声音:“小舅舅,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和枝枝是闺蜜,你刚才一点都不惊讶?”

    “嗯。”他承认了,“之前一直没和你说,是我觉得时机还不够成熟。”

    “你、你怎么会喜欢年纪比你小这么多的……”

    陈容予笑笑,“要不你回去问问你老公为什么喜欢你?”

    “……那我们不一样。”

    阮烟想起之前祝星枝和她见过的,和陈先生之间所有脸红心跳的事情,现在再对应上她印象中斯文温柔的陈容予这个人——

    阮烟脑中乱了。

    “那你现在,你们……”

    “担心我对你闺蜜做什么图谋不轨的事?”他顿了下语气,几秒后道,“我之前和你说的都是认真的。”

    “嗯?”

    “找个女朋友。”

    阮烟:其实我更担心祝星枝对你图谋不轨。

    阮烟摸摸头,“我只是有点没意料到,小舅舅你竟然喜欢枝枝这一款的啊?看不出来,我以为你喜欢那种乖乖女,没想到……你和她之前怎么认识的?”

    陈容予轻咳两声,拍了拍她的头,“大人之间的事,小孩子别问。”

    “哦。”

    反正祝星枝已经和她绘声绘色描述过了。

    他像是猜到她所想一样,眸光转向她:“星枝之前有和你说过什么吗?”

    阮烟犹豫了下,“没。”

    两人没再聊什么,走回客厅,阮烟去到餐厅,在祝星枝旁边坐下,祝星枝转头看了眼走远的陈容予,悄咪咪问:“他刚才和你说什么了?”

    “说他是认真的。”

    “认真的什么?”

    阮烟刚要回答,手机铃声响起,接起是剧组的电话,让她提早半个小时进来。

    挂了电话,阮烟眼看着要时间不多了,“我可能得走了。”

    “这么着急?”

    “今天拍排练一部新话剧。”

    “好吧,对了,”祝星枝压低声音,“我和你说的那么多,你没告诉陈容予吧?”

    “比如?”

    比如那些勾搭他上床,勾搭到就踹了他什么的……

    阮烟捏了捏她的脸,祝星枝心虚道:“你就当我之前没说过啊。”

    “你有时间再找我好好说说你和他之间的事吧,”阮烟想了下,笑道:“其实你要当我未来小舅妈,我也挺乐意的。”

    祝星枝脸红,“什么小舅妈,别乱说……”

    阮烟其实也知道祝星枝什么懂得她的话中之意,而后站起身,“我要走了。”

    “我和你一起。”

    “你的东西还落在我卧室里。”门口传来男人悠然的声音。

    祝星枝:“我马上去收拾。”

    “浴室也被你弄乱了。”

    “……”

    阮烟憋笑,“枝枝,你还是留在这先处理完你们俩的事吧。”

    陈容予问阮烟:“我送你?”

    “不用,我自己开车过来的。”

    “会开车了?开得明白吗……”

    两人走去门口,陈容予送走阮烟后,关上门,祝星枝站在玄关双臂交叠环在身前,看他:“摆明着把我留在这是吧?”

    “昨晚是谁赖着不走的?”他走到面前,勾唇一笑,“要不要去浴室看看你弄的残局?”

    祝星枝对上他目光:“是我一个人弄的吗?”

    他没说话。

    “我去收拾,收拾完就走,行了吧。”

    祝星枝转头,手腕就被握住,男人低低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昨晚你说好陪我过生日的。”

    傍晚,阮烟排练完,和剧组的人出了剧团,就看到劳斯莱斯停在门口,男人倚在车边,手里拿着一捧薰衣草。

    四目对视间,她看到周孟言眼底的温柔,眼角旁的泪痣在夕阳下微微泛着光。

    身旁传来议论,“哇,这人是谁啊?”

    “好帅啊,不会再等我们中的谁吧?”

    阮烟转头看向她们,淡淡莞尔,“我先走。”

    “啊?”

    几人看到阮烟往莱斯莱斯小跑而去,末了被车旁的男人半搂进怀中。

    众人:??

    “这位就是阮烟老公啊?”

    “开劳斯莱斯的,真有钱……”

    阮烟仰头笑看着他,“你怎么来了?不是说要开会的吗?”

    “提前忙完了。”

    他微俯下脸,吻落在她脸颊,阮烟感觉到还有人在看她,脸红了,“我们走吧……”

    她抱过漂亮的薰衣草花束,上了车。

    回去路上,阮烟把今天在陈容予家发生的一切告诉他,周孟言听完轻笑一声。

    说周孟言拐走他侄女。

    他拐走侄女的闺蜜,倒也没好到哪里去。

    “感情的事烟儿就别管了,交给你小舅舅去处理。”

    “好。”其实她也没打算管,只是希望不要闹出什么不好的事。

    两人聊着,末了快到家的时候,周孟言看着窗外,忽而叫她:“烟儿——”

    “嗯?”

    “嘉嘉的事……”

    “你去处理吧。”

    他声音淡得化在窗外卷进来的风中。

    阮烟震惊,“你的意思是?”

    周孟言敛睫,淡声道:“把病看好了再说。”

    阮烟看着被车外路灯晃过的,男人半明半暗的侧脸,一时间心跳怦怦,弯起唇角,“孟言,你还是愿意救这个小孩子的。”

    周孟言没有说话。

    他只是这几天回想起嘉嘉,脑中时不时会回忆起那个住在田地房里,如果能吃一份有荤有素的快餐就很开心的自己。

    如果那个时候,也有一个好心人,愿意给他一点点温暖,他都不至于对这个世界失去温度。

    他的手被握住,转头对上阮烟的笑颜,“嘉嘉一定会很开心的。”

    嘉嘉的手术费得到资助。

    可以顺利安排手术。

    周孟言没有出面,全部都交给阮烟。

    她告诉许鸿文,这些钱是周孟言提供的。

    几天后的晚上,阮烟和周孟言在二楼书房,周孟言陪阮烟练着台词,阮烟演完一遍,问他:“怎么样?”

    “比刚才更好了。”

    阮烟笑,“那就行,我再练练。”

    男人在一旁看着她投入其中的模样,发现她真的很热爱话剧,是从骨子里散发出的热爱。

    她天生应该活在话剧舞台上。

    发光发热。

    光彩夺目。

    练完后,她坐到他旁边,被他揽住:“休息一下。”

    “好。”

    门口传来敲门声。

    佣人进来:“先生,太太,楼下有人找,来客人了。”

    阮烟:“嗯?是谁啊?”

    “对方说姓许。”

    阮烟一怔,看了眼周孟言,而后道:“先让他们进来吧。”

    ……

    往楼下走去,阮烟就看到走到客厅前的许鸿文夫妇,然而他们身旁,还站着两个头发发白,面容苍老的老夫妇。

    阮烟一怔,走下楼,许鸿文看到她:“弟妹——”

    “这是?”

    许鸿文抿了抿唇,“这就是我爸妈,他们想亲自来道谢。”

    也就是周孟言的表舅,和表舅妈。

    阮烟怔了几秒,没想到会在这种地点见到这两位,她开口问好,许鹏运看着她,沧桑的面容面露感激:“谢谢你,谢谢你和孟言愿意给嘉嘉出钱治病……”

    许鹏运的妻子,李梅,搀扶着许鹏运,眼底动容:“谢谢,真的太谢谢了……”

    阮烟回复几句,许鸿文试探问:“孟言不在家吗?”

    “他……他在楼上,还在忙。”

    但其实是刚才他说,她一个人下来就好。

    “可以请他下来一趟吗?我们想……”

    许鹏运期盼地看向阮烟:“可以帮我叫叫他吗?我就想再亲自和他道谢,拜托了。”

    最后阮烟只好应下。

    三分钟后,阮烟牵着男人走下来,周孟言的身影出现在楼梯上。

    男人站在原地,看着客厅站着的四人,尤其是许鹏运和李梅,黑眸如墨,眸色翻滚。

    而许鹏运和李梅对上周孟言的目光,怔怔地看着他,面色顿时满了内疚。

    周孟言敛睫,牵着阮烟下楼。

    许鹏运立刻往前走,李梅搀着他,直到周孟言面前,他眼眶一红,“孟言……”

    “对不起——”

    他膝盖一弯,身子颤颤巍巍,作势跪了下来,周孟言眼底一沉,抬手直接拉住,薄唇抿紧。

    许鹏运激动:“孟言,我对不起你们家,对不起你爸妈,也对不起你,当初的事都是我的错,你现在竟然能够宽宏大量,帮助嘉嘉……”

    李梅哽咽:“孟言,以前都是舅妈的错,是我们太自私势力了,当初的事我知道伤害了你,都怪我……”

    两个老人家,一时间情绪激动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他们家已经十几年没见面了。

    两个老人逐渐老去,回想起当初的事,越来越愧疚于当时对待周家的态度,只是碍于面子,他们没有办法低下头来,现在公司出事、家里出事,求助无门,而这个时候,竟然是当初那个他们看不起、践踏的周家,选择了帮助他们。

    相比于周孟言的大度,他们羞愧得恨不得脸埋于地。

    两个老人不禁流下泪来,半晌,周孟言移开目光,淡淡开口:“坐着再说吧。”

    两家人坐下,许鸿文眼眶也红了,“孟言,我们家真的有太多对不起你们的地方了,我都没想到你会帮忙,谢谢。”

    “不要谢我。”

    “要谢就谢我妻子。”

    若没有阮烟,他也根本不可能会管这样的事。

    “弟妹,太感谢你了……”

    阮烟莞尔,握住周孟言的手,“其实我们都是希望孩子好好的,毕竟当初的事和孩子无关,也不能让这恩怨一直延续下去。”

    许鹏运点点头,“是,当初孟言也是个孩子,是我们太……”

    周孟言忽而开了口:

    “过去的事我不想再提了。”

    大家都沉默了下,许鸿文言:“笔钱我们一定会尽快还的,等嘉嘉出了院,就带他来这里和你道谢……”

    ……

    聊了许久,最后许家人起身离开时,许鹏运对周孟言道:“等你父母回国,有一天我们还会来和他们道歉。”

    阮烟把他们送出玄关之后,房间里再次恢复了安静。

    阮烟走回来,坐到男人身边,握住他的手:

    “不管你接不接受他们的道歉,这都是他们欠下的。”

    周孟言抬手拥住她。

    阮烟鼻尖一酸,环抱住他:“孟言,我希望童年的伤害,会在你心中慢慢抚平。”

    虽然没有可能办法让你忘记,但是我想用我的爱,来弥补你所失去的。

    周孟言扣住她的后脑勺,闭上眼睛。

    那些阴暗灰色的拼图。

    终有一天。

    会被抹上亮色,重新拼成他的世界。

    时间飞速向前。

    阮烟全身心投入在《人生浪潮》的排练中。

    刚开始,剧组里的人还对阮烟的演技有所怀疑,觉得她无法胜任,但是后来,女孩的实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尤其是温莹莹,再也不敢在背后嘀咕什么,反而害怕落人口舌。

    剧组里的每一个人都很认真。

    洪开盛作为老辣又惜才的导演,格外欣赏阮烟的灵气,给了她许多指导,阮烟感觉不单单是在排练话剧,更多是在学习。

    在厉害的老师手下读书,自身的潜力也会得到最大的发挥。

    七月底,《人生浪潮》第一次演出,就在业内掀起巨浪,好评如潮。好导演、好剧本、好演员的集齐,让这部话剧大获成功。

    虽然话剧界关注人较少,但是只要感兴趣的,在这段时间都听说了这部剧,前面五场演出,场场爆满,还得到了许多媒体的报道和评论。

    而其中最闪耀夺目的,就是出演女一号的阮烟。

    就像是一直被埋在沙子里的金子,终于有一天被人挖掘了出来,闪闪发光。

    对于阮烟来说,前面的所有的努力和沉淀,都是为了这部话剧。

    阮烟被业内大肆夸赞,说是话剧界的新星,渐渐的,阮烟曾经的事迹都被挖了出来,有人就知道她曾经失明过一段时间,从主演又演到了小配角,但是仍然没有放弃所热爱的。

    《人生浪潮》五场在林城的演出结束后,在巡演之前,剧组临时召开了一场媒体粉丝答谢会。

    在答谢会上主要是演员导演的访谈,粉丝互动,并为接下来的巡演做宣传。

    周日晚上,答谢会的地点定在林城的国贸五星酒店,一个可容纳一千人的大型会议厅,今天来这的,有许多这部话剧的剧迷,还有新闻媒体。

    答谢会定在晚上八点,临近七点,阮烟和周孟言一起到了现场,周孟言作为投资方之一,今晚只会低调出场,更多是为了陪伴阮烟。

    两人走进现场,刚好就碰到了洪开盛,洪开盛和周孟言握手:“周总好——”

    周孟言回握,“谢谢洪导这段时间对我太太的照拂。”

    “倒也没有,我本身就很欣赏阮烟,”他看向阮烟,“我记得你认识倪妆老师?”

    “嗯对,之前在她手下演过话剧……”

    洪开盛笑笑:“倪妆是我的师妹,我前几天听她提过你,才知道你们俩认识。这次她看到你进步这么大,开玩笑说没白把你交到我手下。”

    阮烟惊讶,没想到背后还有一层关系,“没有,主要都是洪导您的指导。”

    “以后多合作?”

    “好。”

    洪开盛说有事,就先离开,阮烟问周孟言:“我要去后台和主持人对一下脚本,你呢?”

    “陪你一起去?等会儿我再过来。”

    “好。”

    两人走去后台。

    七点半,会场里人越来越多,几个带着记者工作牌的男男女女走进会场。

    阮灵手里拿着拍摄器材包,扫了眼会场,走到位置上,架起了相机,“学长,这样弄没错吧?”

    阮灵是新闻系的,今天跟着学院的人过来拍摄,算是个实习,主要过来学习。

    “差不多。”

    阮灵忙完,走到位子上坐在室友旁边,眉头皱起:“我今天来就是来充个数的,让我一路提了那么重的东西过来,把我当苦力啊?”

    “行了,你就别抱怨了,等会儿被听到了。”

    “我这手前两天刚保养的,还有身上这衣服,是lv的夏季新款,刚才不小心也蹭了点灰,脏死了。”

    室友抿抿唇,低头看着手机,也没搭理她。

    阮灵她不说话,心里闷哼一声,手当作扇子往脸上扇着风,过了会儿,朋友的声音在一旁响起,“阮灵,你看没看过《人生浪潮》这部话剧啊?”

    “没看过,我对话剧不感兴趣。”

    甚至来说,她接到这次采访任务时,连听都没听过,她也懒得去了解,反正今天就是来现场看看。

    以前小时候父亲会带她和阮烟去看话剧,每次阮烟都表现的很欢喜激动,阮灵则是觉得无聊得发困。

    “这部话剧我听有个同学说去看过,特别好看,”室友滑看着手机里的照片,“这个女主角好漂亮啊,听说还是大学生……”

    阮灵随意瞟了一眼,收回目光,啧了声,“等会儿你不就能看到真人了吗,哎,我好热,你坐过去点。”

    室友暗地里翻了个白眼,没再说话,阮灵见她这态度,也没放在心上,拿出手机玩着消消乐,打发时间。

    八点,答谢会正式开始。

    观众席的灯光暗下了些,聚光灯下,主持人走上舞台,“……现在让我们欢迎《人生浪潮》的导演编剧以及主演们上台!”

    台下立刻爆发热烈的掌声,导演身后的阮烟走进人们的视野中。

    女孩一身香槟色的抹胸赫本风长裙,两根细细的肩带搭在白皙的香肩上,收腰的设计显出盈盈一握的腰肢,曲线窈窕,前凸后翘,裙子本身略显成熟,阮烟也配了一个成熟的复古妆,姣好的面容竟透着又纯又欲的气质。

    她一下子成为众人的焦点。

    阮灵耳边的尖叫和欢呼声不止,她随意抬头看向台上,模糊地瞟了眼,又低下,忽而间仿佛意识到什么,猛然抬头——

    看到了阮烟的那张脸!

    “阮烟?!!”

    阮灵顿时从座位上弹跳起来,以为是自己看错了,视线重新聚焦,就看到阮烟对着坐在位子上,朝大家台下的观众盈盈一笑。

    阮灵:???

    这是什么情况?!

    阮烟怎么可能会出现在台上!

    “你怎么了,这么激动?”身旁的室友疑惑。

    “阮烟、阮烟怎么会在……”

    “你知道这个女一号的名字啊?”

    “女一号?!”

    “对啊,就台上那个,坐在西装男右手边第一个的,就是我刚才和你说的特别漂亮的女主演啊,叫阮烟。”

    一道雷如同劈了下来,让阮灵头晕目眩,震惊地浑身发颤,如电流传过,看着台上眼眸聚焦的女孩,怔怔然:“阮烟不是失明了吗?”

    她不是已经瞎了吗!

    她什么时候复明的!

    室友:“你知道她失明过?我刚刚看了一个报道,就说这个阮烟前段时间失明了,现在应该是好了吧。”

    “大家好,我是《人生浪潮》中幸语诗的扮演者,阮烟。”

    台上,刚好传下阮烟温柔的声音。

    身后的观众席,掌声和欢呼声雷动。

    阮灵如同石化般,僵在原地。

    真的是阮烟,她没有看错,那个曾经她践踏在脚下,赶出家门,双目失明的姐姐,此刻如同破茧成蝶一般,出现在舞台上。

    站在摄像机旁边的阮灵,需要微微仰头才能看清阮烟的脸。

    那张洋溢着笑容和自信的脸。

    那张从小到大让她嫉妒自卑的脸。

    那张她恨不得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的脸。

    曾经被赶出家门的那晚雨夜,她在门口送走阮烟时,阮烟时候那么卑劣低下,她以为阮烟永远不会抬起头来,抢了她的风头,可是现在,阮烟成为了全场的瞩目。

    阮灵紧紧握着的拳微微颤抖,浑身的血液热了上来。

    而台上的阮烟,回答着主持人的问题,最后主持人问她,为什么会喜欢走上话剧这条路,阮烟道:

    “我很喜欢在舞台上演绎其他人的生命,就像我过了一遍不一样的人生。其实我是个很平凡的女孩,只是想通过话剧,让自己被更多一些人记住。”

    答谢会顺利结束。

    阮烟走下台,和几个认识的人打着招呼,走到位子上,有几个热情的志愿者跑过来找她要签名,阮烟笑着接过。

    旁边媒体的过道上,一个女孩急冲冲往前面走来。

    “不用谢。”阮烟把本子还给他们,其他人而后离开,她刚想去找周孟言在哪,视线忽而落到前方,朝她走来的阮灵身上。

    阮烟眼底划过一瞬惊讶,而后直直对上她的目光。

    阮灵最后走到阮烟面前,看向她,扯起嘴角:“姐姐,看到我至于这么惊讶?”

    阮烟红唇一弯,嘴角点上极浅的梨涡,“抱歉,几个月没见,我都差点忘记你是谁了。”

    阮灵冷笑一声,瞪着她:“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你,几个月不见,当女一号了啊?你眼睛什么时候好的?”

    阮灵话音刚落,视线里就出现一个高瘦笔挺的男人,走到阮烟身侧,下一刻揽住她。

    阮灵抬眸,就对上周孟言冰冷的眼神,男人薄唇吐出几字:

    “你想干什么?”

    阮灵忽而怔住。

本站推荐: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捡个校花做老婆帝国总裁霸道宠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极品小神医爱你是我难言的痛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邪王嗜宠:鬼医狂妃神级强者在都市

蜜里调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29文学只为原作者慕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义并收藏蜜里调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