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文学 > 蜜里调婚 > 57、番外二

57、番外二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

29文学 www.wx29.com,最快更新蜜里调婚最新章节!

    番外二

    宿舍楼里, 阮烟和周孟言坐在椅子上。

    宿舍阿姨拿着两杯水,走过来,给他们一人一杯, 脸上带笑:

    “来来来, 喝喝水。”

    阮烟:“谢谢阿姨。”

    “刚才是阿姨误会了啊, 还以为小姑娘你被骚扰了呢,原来你俩是搁那打情骂俏,害我还担心的……”

    阮烟刚才给宿管阿姨看了朋友圈的照片,阿姨才知道事情真相。

    宿管阿姨看着周孟言在灯光下格外清晰的脸, 脸上笑眯眯的, “小伙子长得可真俊哈,你俩可般配。”

    前一秒, 你像她爸。

    后一秒, 小伙子真帅。

    论什么才是真正的川剧变脸。

    阮烟悄咪咪看了眼身旁脸色略微缓和了几分的男人, 赶快低头喝水憋笑。

    周孟言淡淡应了声,阮烟就对宿管阿姨说,可以不可以在这里坐一会儿, 等会儿周孟言就离开。

    宿管阿姨连连点头,“阿姨去里屋看电视啊,你们俩继续搁这搂搂抱抱也没关系, 阿姨可看不见了啊。”

    “……”

    人走后,阮烟不禁弯起眉眼,下一刻周孟言的眼神落了过来, 她立马收敛, 装模作样轻轻吹着水杯里的水。

    “这是凉茶。”他开口。

    “……”

    她轻咳两声,“吹热一下。”

    她话音刚落,腰.肢就被用力搂住, 她忍不住笑出了声,“你、你别激动……”

    他眼神微眯,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耳廓,“这么开心,嗯?”

    “没有!那怪谁嘛……谁叫你不放我走的。”要不是他和她拉拉扯扯,宿管阿姨怎么可能会搞乌龙!

    阮烟转头看他,轻抿唇,“不过别人为什么把你认成我爸啊?”

    他冷眼看她。

    “你放心,宿管阿姨肯定不是说你长得老。”

    “哦?”他眉梢一挑,“那你说,她那么说的原因是什么?”

    “她、她肯定是觉得你看过去特别有威严,嗯肯定是这样……”

    他看着她两秒,笑了笑,“觉得我当你爸,你好像特别开心?”

    “才没有。”她心虚否认。

    他捏了捏她的脸,嗓音微哑,“周末回家,这个账我们再仔细算。”

    阮烟心口一跳,察觉到不对劲了。

    “我周末有事不回去。”

    “你就算这周末不回来,你这一个月都不打算回来了?你放寒假要不要回来?”

    “……”

    呜呜呜这人威胁她qwq.

    周孟言笑了声,“自己看着办。”

    阮烟发现,就不该招惹这人。

    她的体力完全不对等与他的精力,特别还是这个憋了一周的老男人。

    所以周五晚上,她自己提前跑回家后,打算去给他做点甜品,哄哄他,和他商量一下,让他今晚……手下留情。

    谁知道,她是主动把自己送入虎口。

    晚上洗完澡她走去厨房做饼干,过了会儿,周孟言从公司回来,走进玄关,里头一片安静,看到厨房的灯还亮着。

    他想去拿瓶水,走进去的时候,就看到女孩穿着白色细肩睡裙,腿长而纤细,背对着他,站在大理石的料理台前,手里搅拌着面粉,轻哼着歌。

    头顶的灯光洒在她身上,带上一片暖意。

    周孟言愣了一下,朝她走去,从背后搂住她,埋在她颈窝的唇发出缱绻声音,“不是还说明天早晨回来?”

    阮烟转头看到他,笑笑:“你回来啦。”

    “我这不是故意逗你的吗,想提前回来给你做个饼干,当做惊喜。”

    “嗯,贤妻良母?”

    “那肯定的呀。”

    女孩身上撒发着好闻的玫瑰香,男人只是单单拥着几日未见的她,心头就燃起燥.热,他无声的吻密密麻麻落在她后颈,耳垂,而后是香.肩。

    没有一句话。

    却足以上升厨房的温度。

    阮烟原本还专心弄着手上的活,可周孟言在身后撩|拨不断,她感觉到腿软,手也变得无力,轻易就落进他设的网罗。

    “孟言……”她想转过身挂在他身上,就听到耳后他低哑的声音:“你专心弄你的饼干。”

    阮烟握紧搅拌器,矜持地忍住了。

    男人的手搭女孩腰上,动作时轻时重,渐渐的,阮烟打蛋打到一半,忽而间感觉到他身子贴上她的身子,一顶,阮烟咬住唇,脑中空白了一瞬。

    周孟言无声勾唇,“怎么又停下来了?蛋还没打完。”

    阮烟垂下眼角,难受得想哭,猜到了他故意在逗她,小脾气也冲了上来。

    “烟儿。”他唤她。

    她不说话。

    正生着气,裙摆渐渐被褪了上去。

    他的手触碰,感觉到了什么,在她耳边轻笑一声,阮烟面色一红,下一刻听到他金属纽扣解开的声音。

    她怔住。

    一时间想开口叫停,却仿佛失了声。

    直至下一刻,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被按在料理台前的她身子一颤,脚趾蜷缩,口出忍不住吐出细细的声音。

    “现在满足了,嗯?”

    阮烟闷哼着,按着桌面的掌心指尖泛白,害羞得想转过身,就被他按住。

    他侧首亲吻她眼角泪花,哑声哄:

    “烟儿乖,先别动。”

    只是此刻在他一直盼着但从未尝试过的厨房,她一切的感官都被无限放大。

    一切的动作,都乱了节奏。

    一切的情绪,都失了理智。

    阮烟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沉沦在灭顶的浪潮中,起起落落,汗珠从她通红的脸颊滑落。

    到后来她累得感觉膝盖发软,努力撑着不让自己滑落,就被他翻了个身,抱起放在料理台上。

    她勾住他脖子,急切地送上红唇。

    男人的动作更凶了。

    四周安静的厨房里,声音不断。

    直至他中途停下,周孟言整理了下两人的衣着,把女孩打横抱起,往楼上走,到了卧室,关上门后则是彻底毫无顾忌地放纵。

    从门口到床边短短的路,掉落着男人女人各样的衣物。

    “孟言……”她呜咽着讨要。

    他撕开包装,而后再度拥吻她,笑了,“怎么这么着急?”

    他再度把自己双手奉上。

    夜渐渐深去。

    2.

    国庆假期,阮烟终于过了最忙碌的一个月,可以在家好好休息七天了。

    晚上,秦锡从国外打回来了电话,和阮烟聊了会儿天,而后问周孟言在哪。

    周孟言洗完澡,从浴室出来,阮烟坐在沙发上,把电话递上去:“孟言,妈妈找你。”

    他接过,“妈。”

    “孟言啊,我跟你说件事,明天你堂弟要去林城玩几天,你把他接到家里来住几天,可以吗?我刚才和你婶婶打过电话。”

    “来家里?”周孟言眉头一皱。

    “对,他估计就待个两三天。”

    周家和周斯礼父亲那边的兄弟还算不错,因为当初破产的时候,他们那边对于周家提供了些帮助,堂弟这一家,就是原来给他们房子住的那家人。

    “没订酒店?”

    “不是,你也知道你叔叔婶婶觉得他出去一趟特定玩疯了,你在他身边,他好歹还知道收敛一点。”

    周孟言简单询问了下阮烟的意见,阮烟说没问题,周孟言就同意了。

    挂了电话没一会儿,男人手机跳进来一条信息:

    【哥谢谢你收留我啊,明儿请你喝酒。】——周嘉泽。

    阮烟凑过来看着信息,笑了,“你这个堂弟竟然约你喝酒?”

    周孟言回过去:【想多待一天就老实点。】

    阮烟:“怎么以前从来没和你提过这个弟弟。”

    “没什么提的必要。”

    周孟言锁上手机,淡定言:“叛逆得被赶出家门过一次,现在只能算半个周家人。”

    阮烟:?

    周嘉泽今年刚高一,从小干啥啥还不行,打游戏睡觉打架第一名,和家里人的关系就是四个字,水火不容。唯独对周孟言,还算有点敬畏。

    周嘉泽:【哥,那你明天能排专车来机场接送我吗?我要最高待遇的那种,加长版林肯。】

    周孟言:【想太多。】

    【出门左拐,机场大巴。】

    周嘉泽:【……】

    第二天早晨,公司有个临时会议,周孟言必须得出发去趟梵慕尼。

    十点多,周嘉泽信息进来:【哥,我降落了。】

    周孟言:【嗯。】

    周嘉泽:【真没专车?】

    周孟言:【要不我给你包一辆大巴?】

    周嘉泽:【那多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周孟言没理他。

    过了会儿,周嘉泽又发来:【那我直接先回你家放行李,我今天来你这就是来避难的,我爸最近在家,我一天都待不下去,哥你家有什么娱乐设施吗,比如ktv?这样我可以在你家先待一天。】

    周孟言:【我老婆在家。】

    周嘉泽:【?】

    周孟言:【别发出噪音。】

    周嘉泽:【??哥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人了?你有了嫂子眼里竟然没有我?我千里迢迢投奔你!】

    周孟言:【你对她说话客气一点。】

    【否则明天就搬出去。】

    那头看到信息的周嘉泽:“……”

    行,等着。

    另一边,阮烟在后花园看书,就接到周孟言的信息,对方说周嘉泽上午就会到家,阮烟应下,【对了,我们中午要不要带他出去吃个饭?】

    周孟言说不用,顺便嘱咐:【如果他找你麻烦,或者对你说什么不礼貌的,你和我说。】

    阮烟:【没事,你放心啦。】

    上午十一点多,佣人走来后花园找她,说有客人,阮烟连忙把书放下,走进室内,就看到玄关处那站着一个男生。

    个子一米八,身材偏瘦,虽是到了秋季,还穿着一件黑色的短袖和军装裤,带着鸭舌帽,右耳还打了个耳洞。

    “你好,你是嘉泽吗?”阮烟弯唇。

    周嘉泽目光转向白白净净的女孩,怔了怔,把口中的棒棒糖拔出:

    “你是……我堂哥老婆?”

    “嗯。”

    周嘉泽看着她,忽而沉默了。

    卧槽,他哥怎么找了个看过去还没成年的??!!!

    卧槽卧槽卧槽?

    之前堂哥结婚的时候,他因为读书,没有去参加婚礼,所以还是第一次看到阮烟。

    还以为嫂子是个女强人什么的,没想到是这样!

    阮烟见他惊讶的眼神,疑惑地眨了眨眸子,“你、你快进来吧。”

    他嗯哼了声,走了进去,打量着里头的装饰,阮烟让他随便坐,而后嘱咐佣人把行李带到楼上的客房,再去倒杯水。

    周嘉泽坐在沙发上,翘着腿,阮烟看到他手臂的刺青,再加上他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想起周孟言的之前说过他有多叛逆。

    阮烟从小到大都是个乖乖女,其实最怕的就是这种男孩子,以前在班级里面也不敢和他们靠得太近。

    不过她也比人家大个五六岁了,怂什么……

    佣人送上水,阮烟坐在他侧对面,淡淡莞尔:“嘉泽,你喝点水。”

    周嘉泽应了声,把棒棒糖的棍子扔到垃圾桶里,突然叫她:“嫂子——”

    “嗯?”

    “你……几岁啊?”

    “我23.”

    “你还在读书?”

    “对,我大四。”

    周嘉泽惊奇,“你像高中生,哇你这个年龄还真的是……”他憋了半天成语,“出其不意。”

    “……”

    “那嘉泽是在读高一吗?”

    阮烟挑起话题,随便问候了几句,她坐在一旁,怕没礼貌不敢走,但是一时间又不知道说什么,有点尴尬。

    周嘉泽从口袋里摸出手机,道:“那嫂子你去忙吧,不用管我。”

    “没关系没关系。”

    周嘉泽点开手机里和平精英这一款游戏,边摸着包里的耳机,边上qq叫朋友上号四排,到最后三缺一,有个同学要去吃饭了,说来不了。

    “那我们匹配个路人?”耳机里传来朋友的声音。

    周嘉泽刚想说“随便”,而后抬头看到了同在看手机的阮烟,随口问:“嫂子,你玩吃鸡吗?”

    周孟言从公司忙完,立刻返回家中。

    男人有点担心周嘉泽在家里出什么幺蛾子,对阮烟说些什么不该说的。

    怕女孩会感觉到不舒服,他想着早点回家看看。

    回到家,走进玄关,他听到客厅传来周嘉泽的大音量:

    “卧槽你干他啊!你怂个屁啊那个人大残了!”

    周孟言心底微沉。

    果然闹腾。

    往里走,就看到阮烟和周嘉泽并排坐着,他眉头刚皱起,下一刻就听到周嘉泽突然温柔的嗓音:“嫂子你别怕啊,我马上扶你。”

    阮烟:“没事你们先打……”

    周孟言步伐顿了下,而后走上前,看到两人手里一人一部手机。

    阮烟抬头看到他:“诶孟言,你回来了?”

    “堂哥——”

    周孟言看向周嘉泽和他们手中的手机画面,冷声朝周嘉泽道:“你在干什么?”

    “我带嫂子还有我俩同学打游戏呢。”周嘉泽认真操作着屏幕,“嫂子,你先打药。”

    “嗯。”

    周嘉泽:“走走走,我们先进圈,等会儿要被毒死了,嫂子你跟着我,熊哥你走前面。”

    阮烟:“好。”

    周孟言看着阮烟专注到完全把他当不存在的模样,而后坐到她旁边,“打什么游戏?”

    “唔……吃鸡。”

    “什么?”什么玩意儿?

    “就是和平精英。”

    “嗯?”

    周嘉泽补充:“就一款枪战游戏,表哥你肯定不懂这个,不是一个年代的人。”

    “……”

    周孟言看了眼阮烟的屏幕,看了半天,“你喜欢这种游戏?”

    阮烟笑:“嗯,但是我不经常玩。”

    “没事,反正我带飞好吧,我们刚刚已经吃了两把鸡了。”

    周孟言冷眼睨他:“你就是过来玩游戏的?”

    “哥,你别讲话,我们决赛圈了。”

    “……”

    周孟言起身,看向阮烟,“烟儿,你要不要吃——”

    阮烟:“我看到前面有人了!”

    周嘉泽:“在哪呢?”

    “我标点了,那个树下。”

    “okok……”

    “你们小心点,他们要扔雷了。”

    周孟言脸色渐渐黑了,走去餐厅。

    三分钟后,周孟言走出来,就听到周嘉泽激动道:“怎么样嫂子,我这丝血反杀酷不酷!”

    阮烟弯的眉眼像个小月牙,吹起彩虹屁:“你太厉害了,我差点以为你要死了呢。”

    阮烟身旁坐下了周孟言,她看到他手里拿了阮烟最喜欢的绿豆糕,“哇,我也要吃。”

    周孟言淡声道:“自己去拿。”

    “噢。”

    周嘉泽凑到阮烟身边:“嫂子我们再来一盘,我朋友说太喜欢和你玩游戏了……”

    周孟言冰冷截断他的话:“还玩不够?”

    阮烟熄灭屏幕,站起身,朝周嘉泽笑,“没事,我不玩啦,我休息一下。”

    她小跑去厨房拿绿豆糕,周嘉泽划着手机屏幕,咧开嘴角感慨,“堂哥,嫂子也太可爱了吧!你这样的怎么能找到一个这么可爱的……”

    他话音落下,没听到周孟言说话,而后感觉周围空气渐渐冷了下来。

    他弱弱转头,就发现周孟言靠在沙发上,看着他那沉如一潭死水的眼神。

    “……”

    危。

本站推荐: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捡个校花做老婆帝国总裁霸道宠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极品小神医爱你是我难言的痛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邪王嗜宠:鬼医狂妃神级强者在都市

蜜里调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29文学只为原作者慕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义并收藏蜜里调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