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文学 > 犬之神[综]. > 第297章 沢田丹吉

第297章 沢田丹吉

推荐阅读: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史莱姆进化史神宠饲养员狂狮少帅冠军之光网游之逆天戒指贵族纹章神级英雄

29文学 www.wx29.com,最快更新犬之神[综].最新章节!

    要是看到非更新内容, 说明订阅不足50%, 6小时后再来吧~

    旗木茂两岁会走时就开始接受训练,旗木家族早年是武士家族, 为了适应时代发展, 旗木家族也开始修炼查克拉,渐渐成为刀术出众的忍族。%

    旗木茂修炼了整整一年的基础刀术后,终于开始修炼查克拉,当他提炼查克拉成功后的第一件事, 就是冲到父亲的书房, 从书房架子上取下了通灵卷轴。

    旗木家和忍犬一族签署了通灵契约, 旗木茂的父亲旗木家主的通灵兽就是一头身材高大的白犬。

    看到儿子兴奋的神色, 旗木家主微微一笑, 他将通灵术的印教给儿子,然后就退到一旁,看着兴致勃勃的儿子练习通灵术的印。

    通灵术并不难, 只有五个印,甚至不要求结印时间, 旗木茂天资出众,很快就学会了。

    小小的男孩先将自己的名字写在通灵卷轴上,然后怀着忐忑不安却又极度兴奋的心情开始结印。

    “亥,戌,酉,申,未……通灵之术!”

    碰!

    九道术式符文围绕着最中心的通灵坐标飞速散开, 下一秒一阵烟雾出现,旗木茂和旗木家主忍不住瞪大眼睛看去。

    烟雾很快消散,露出了符文中心的东西。

    那是一只非常小非常小的狗。

    背部的毛是姜黄色的,腹部的毛是白色的,四肢蜷缩在一起,眼睛都没睁开。

    旗木茂哎了一声,忍不住要去摸小狗:“好小!”

    旗木家主连忙制止儿子:“别碰,这只幼犬太小了,还没断奶,若是沾染上你的气味,恐怕犬妈妈就不愿意给这孩子哺乳了。”

    旗木茂只得压住兴奋的心情,退后了一点小心观察。

    “像是小老鼠一样。”

    旗木家主莞尔,他用通灵术召唤出自己的忍犬白啸,问道:“这是忍犬一族新诞生的幼犬吗?”

    忍犬白啸是一头高大壮的白色大狗,大狗抖了抖脑袋,看到幼犬后道:“我说怎么回事呢?原来你儿子在用通灵术。”

    旗木家主一愣。

    忍犬白啸得意道:“这是我的儿子,黄双丸。”

    旗木家主惊讶道:“原来阿茂通灵出了你的儿子,这实在太有缘分了!”

    忍犬白啸也忍不住点头:“是啊,以后我家阿黄就拜托你儿子了。”

    旗木茂看着黄色的幼犬,认真的承诺:“恩,我会好好待他的!”

    黄双丸在知道自己名叫黄双丸时,内心是崩溃的。

    让你肝阴阳师?!让你花钱抽式神?!让你抽了九十九个犬神后摔手机?!现在好了吧?自己成犬神了!!

    阴阳师手游是最近一个特别火且画面精良的游戏,其中培养式神是游戏的核心,将式神抽出来,需要先给式神升级,给式神配上合适的御魂【可以理解为特殊效果的套装武器】,然后不断喂狗粮……哦不对是其他同星级的卡牌,打觉醒材料,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将一张卡牌从初始二星升级为六星。

    ……而阴阳师的式神一共有七十多个= =

    对于没时间有金钱的玩家来说,砸钱买勾玉,用勾玉买符箓,然后通过玄学画符抽式神,成了广大玩家的游戏方式。

    有钱的砸很多钱,没钱的忍一忍砸小钱,然后大家一起抽式神,一时间玄学和气运成为了阴阳师手游的必备精通技能。

    黄双丸就属于人民币玩家,他砸了一大把毛爷爷后开始玄学抽符,结果抽了一百次,九十九个都是犬神,第一百个还是系统赠送过的雪女,简直让黄双丸恨不得上天台,他一怒之下也不抽了,直接砸了手机。

    砸完手机,他一闭眼一睁眼,居然成了一只刚出生的幼崽,同时身上多了一个系统。

    式神养成系统。

    这系统神弱智,没有解答功能,只提供发布任务功能和储藏功能,主线任务就是终极犬神,任务奖励是变成人后回家,任务时间未知。

    黄双丸看完系统说明后,愤怒挥舞四肢,然后没掌握好平衡,一头从狗妈妈的肚子上滚下来。

    没等黄双丸努力站起来,一个巨大的狗头就凑了过来,狗妈妈轻车熟路的咬着黄双丸的脖子,将淘气的小宝贝叼回怀里。

    狗妈妈伸出长长的舌头,舔了小狗崽一脸吐沫。

    黄双丸自暴自弃的闭上眼,蜷缩在狗妈妈的怀里,不动了。

    唉,狗生艰难。

    吃了睡睡了吃,在经过最初的幼崽生涯后,黄双丸终于能灵活的运用自己的四肢,慢慢学会了狗的本能,同时大概知道了一些常识。

    他如今生活的地方并非地球,社会背景和战国时代的日本极为相似,他这一族是忍犬,和一个叫做旗木姓氏的家族结为同盟,旗木家族的人可以签署通灵卷轴,和忍犬一族的狗狗们结为战斗伙伴。

    说起战斗,黄双丸第一次见血时整只狗都处于懵逼状态。

    那天他名义上的主人旗木茂将他召唤出来培养感情,然而黄双丸根本不搭理旗木茂,旗木茂锲而不舍,试图用从厨下刚拿来的废弃骨头渣吸引黄双丸,就在黄双丸懒洋洋趴在回廊上看着还不到四岁的旗木茂扔骨头渣时,突然觉得不对。

    一股陌生的气味涌入鼻间,黄双丸下意识的咆哮起来——没办法,狗生本能。

    看到黄双丸的表现,旗木茂先是一愣,然后毫不犹豫的向前一扑,抱住黄双丸就跑!

    黄双丸趴在旗木茂的肩头,震惊的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全身黑衣手持忍具的男子。

    那个男子追着黄双丸不放,一个三岁半还抱着半岁的狗的孩子又怎么可能跑得快,很快黄双丸就被男子追上,旗木茂想也不想立刻将怀中的黄双丸扔出去,下一秒旗木茂的肩膀上就被苦无扎透,鲜血喷涌,争先恐后的冲进黄双丸的鼻子里。

    他傻乎乎的站在旁边,看着黑衣男子反手一苦无狠狠刺向旗木茂,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哪怕知道世道动荡,可黄双丸依旧不明白乱世的真正含义。

    杀与被杀,人性的卑劣和伟大被放大到极致,文明被野蛮吞噬,只剩下最简单的生与死。

    杀人需要理由吗?杀人会被道德谴责吗?杀人会承受生命的重量吗?

    这什么鬼?

    活都活不下去了,还在乎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杀人只因为自己要活下去,杀人才能得到活下去的可能,那为什么不杀?

    等黄双丸的理智回归彻底清醒时,已经是三天后了。

    那天旗木家主带着族人出任务,听说家族被袭击后及时带人回援,恰好救下旗木茂。

    旗木茂虽然活下来了,但依旧处于昏迷中,预计要卧床休养一个月才能好。

    而黄双丸也付出了代价,他的父亲,巨大的白色忍犬召集了所有忍犬一族的狗狗们,并冷酷宣布,黄双丸必须滚。

    “你已经半岁了,还接受过基本的训练。”

    白色的忍犬看不出丝毫表情,但黑色的眸子里却酝酿着愤怒。

    “就算第一次实战你将训练的东西都忘记了,那你的嘴巴呢?你的爪子呢?你是忍犬!!你会张开嘴巴去咬死敌人吗?你长得牙齿就是让你啃骨头的?!”

    “太丢人了,居然站在一旁看着伙伴被杀!”

    “黄双丸,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你是我们忍犬一族的耻辱!!”

    “你被驱逐了。”

    黄双丸再一次懵逼了。

    他孤零零的站在中间,周围围着无数大狗,他们都张开巨大的嘴巴,露出尖锐的带着血丝的牙齿,他们要驱逐他!!

    黄双丸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母亲,哪知道狗妈妈根本不看他。

    下一秒,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揍飞,黄双丸在地上滚了好久,才呜咽着抬头。

    竟是他的父亲白啸抬起爪子,直接将他扇飞了。

    他说:“你不走,我就将你扇走。”

    黄双丸全身颤抖着,他委屈的想哭,却又知道不能哭。

    他慢慢爬起来,转身,离开。

    不过在他即将离开族地时,旗木家主说,醒来的旗木茂要见黄双丸。

    当黄双丸看到床榻上浑身包裹着绷带的旗木茂时,心中愧疚极了。

    旗木茂看着黄双丸,似乎松了口气,他开口,声音很沙哑。

    “阿黄没事,太好了。”

    一瞬间,黄双丸泪如雨下。

    他走到旗木茂枕边,蹭了蹭旗木茂的脸,低下了出生后就没低下过的头颅。

    他开口,头一次说话。

    “阿茂。”

    他看着旗木茂,认真的说。

    “给我起个名字吧。”

    旗木茂咧嘴,露出一个极为开心的笑容。

    “赫狼。”

    从此以后,他不再是自以为人的黄双丸,而是赫狼。

    为守护为生的犬神。

    灰鹤装了半天的死,发现头顶没动静,小心翼翼睁开眼看了一眼,发现自家大哥还面无表情的盯着他!

    嘤!好可怕!

    他忍不住低着脑袋缓缓后退时,才听到自家大哥的声音。

    “好吧,真正原因是千手柱间拿着分给我的任务金去赌钱,输光后被宇智波斑碰到,宇智波斑将他从赌场里赎回来,于是他们俩就在千岁城喝酒,我劝柱间别这样,被柱间撵回来了。”

    “我心中有愧所以不敢去见他。”顿了顿,赫狼嘱托灰鹤:“告诉千手扉间,你见到我时,我在看着族里的铜板发愁。”

    他认真的道:“加上这一句,你就看着千手扉间不说话,他说什么你都别说话。”

    “这关系到你家崽崽这个月的伙食。”

    虽然灰鹤挺蠢的,但一旦牵扯到金钱问题的话……

    果不其然,灰鹤一听虎躯一震,回去后果然按照赫狼的吩咐,说完后可怜巴巴的看着千手扉间。

    扉间心中一阵无力,果然这个答案才更符合他那不靠谱大哥的行为。

    他无可奈何的道:“我知道了。”

    他伸手摸了摸自家大狗的脑袋,从封印卷轴里拿出一袋钱:“给赫狼吧,谢谢他阻拦大哥。”虽然没成功。

    扉间叮嘱灰鹤:“之后如果赫狼再度被通灵,一定要告诉我。”

    灰鹤的眼睛在看到这袋子钱的一瞬间就黏在上面了。

    ¥¥¥!

    他叼住钱袋,蹭了蹭千手扉间,跑了。

    至于千手扉间嘱托……果然听大哥的,有肉吃!

    接过灰鹤递来的钱袋子,赫狼开始整理这一次获得的铜板。

    千手柱间是个大方的人,他自己赌钱又赚了一部分,系统还给了一部分,哪怕他和千手柱间在千岁城大吃大喝,还是留了不少钱。

    唔,要给族中的崽崽留些钱买骨头吃,还要更换忍具……恩?千手家族应该有备用的忍具库,还有一些应急药物……太好了,这笔钱可以省下来了,回头继续让灰鹤对着千手扉间哭穷,总要让千手一族负责狼犬一族的忍具消耗和药物治疗费用。

    赫狼重新盘算了一下族中开销,跟着千手和跟着旗木是两种感觉,千手们财大气粗,契约者皮糙肉厚还心大,狼犬一族今后应该可以宽松一些,但是千手们接的任务都比较难,还有即将到来的国战任务对通灵兽的实力也有更高的要求,如果狼犬一族不能展现出预期的实力和能力,待遇下降不说,还容易死狗。

    正好族中存款足够多,有闲钱有渠道买药物和最好的伙食,还有千手一族其他忍兽过来当陪练……很好,是时候重新教育教育族中的崽子们了。

    赫狼如此想着,露出了尖锐的利齿和狰狞的表情。

    在千手柱间千里迢迢跑到涡之国退婚并被漩涡水户一巴掌拍在脸上时,赫狼在揍狗。

    在千手扉间绞尽脑汁找借口拖延和大名见面的时间并致力于不让大名生气时,赫狼在揍狗。

    在宇智波斑悻悻回家不得不面对任务失败的后果时,赫狼在揍狗。

    在宇智波泉奈愤愤的将赫狼的脑袋当成苦无靶子以泄愤时,赫狼在揍狗。

    等千手柱间终于搞定一切,等千手扉间半路出发抓住逃家大哥并带着他去拜访火之国大名后,等宇智波一族接到了来自云雷联盟下发的国战任务后,赫狼已经将自家狼犬一族内四十多条大狗全部胖揍了一顿,调\教完毕。

    千手一族和狼犬一族新签约的小伙们惊奇的发现,自家通灵兽的实力猛地涨了一大截。

    千手扉间回来后听说此事,对赫狼的好感度涨了不少。

    他觉得赫狼非常尽责尽职,忍兽实力提高自然能更好的帮助千手忍者,再加上听大哥说关于石田城主的小算计还是赫狼提醒他才发现的,可见赫狼对千手忠心耿耿!

    千手扉间很满意,面对灰鹤提交过来的训练账单和医药费,他大笔一挥全都报销了。

    千手柱间问灰鹤:“赫狼呢?”

    灰鹤:“出门采风了。”

    千手柱间稀奇:“采风?什么采风?”

    灰鹤:“结婚的一系列准备和礼仪风俗。”

    千手柱间闻言倒吸了口凉气,等等,结婚的礼仪风俗?是他想的那样吗?

    千手扉间一愣:“结婚的礼仪风俗?他打探这个干吗?”

    灰鹤老实摇头:“我不知道哎。”

    鉴于曾被赫狼涮过,千手扉间谨慎的问灰鹤:“他还和你说了什么吗?”

    灰鹤努力回想:“没有了。”顿了顿,他补充道:“大哥离开时拿走了族中大部分的流动资金,扉间大人,再过三天,族里的小狗崽就没骨头吃了。”

    这才是他关心的重点。

    千手扉间有点懵,他刚才不是已经报销了一部分吗?

    “……把你们一族的消耗账单给我看看。”

    灰鹤似乎早有准备,他将账单交给千手扉间,千手扉间仔细一看,不由得愣住了。

    狼犬一族平日里的消耗的确不低,狗狗们吃的好喝的好才有力气干活,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赫狼挪走了大部分资金,而这部分资金下面标注的却是情报需要。

    千手扉间觉得很奇怪:“他是去看结婚风俗,怎么和情报有关系了?”

    灰鹤摇头,重复道:“我不知道。”

    千手扉间看实在问不出什么了,就放弃。

    他问千手柱间:“你能联系赫狼问一下吗?”顿了顿,扉间道:“赫狼拿走了一大笔钱,几乎不比咱们族中平时流动资金的三分之一少了。”

    千手柱间摇头:“不行,赫狼拒绝了我的召唤。”

    千手扉间皱眉:“他拒绝了?大哥,你和他之间的契约并非强制吗?”

    千手柱间打个哈哈:“我们不是在训练场里打了一架嘛,我没有赢,他也没输。”

    千手扉间双手抱胸:“别告诉我大哥你会打不过赫狼?”

    千手柱间摇摇头:“性质不一样,赫狼的速度极快,非常擅长寻找人的弱点,攻击狠辣干脆,防守也密不透风,如果我用大型忍术轰击他,以他的速度基本上可以全部闪开,如果我近身格斗,就算要赢也会赢的比较困难。”

    当然最重要的是……赫狼抓住了他的弱点= =

    他知道他喜欢斑!

    千手扉间瞪着千手柱间,叹了口气。

    “算了,既然大哥你已经解除了和漩涡的婚约,那就专心国战吧。”他说:“大名的任务已经下发了,对方是云雷联盟,咱们又要和宇智波对战了。”

    千手柱间听到宇智波就想起之前和斑在云山城喝酒的经过,顿时有些深思不属,后面扉间说什么他完全没记得,只听到扉间的最后一句话。

    “如果赫狼在国战爆发前还没回来,那大哥你就先出发,如果他回来了,那你就带着他留守后方。”

    千手柱间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赫狼拿了一大笔钱在干什么呢?

    他在参加婚礼。

    旗木茂……好吧确切来说是新木守的婚礼在近期举办,赫狼作为新木守曾经最重要的小伙伴,当然要参加他的婚礼。

    新木守的妻子是重明城主正妻的女儿,身份尊贵,赫狼要是随便买点东西送去那就不是祝贺婚礼,而是侮辱对方。

    幸好之前他和千手柱间在千岁城好好转悠了一番,趁着千手柱间被赌场老板追成狗的时候,赫狼钻到了千岁城内最大最具档次当然价格也是最贵的首饰店里,为那位姬君订了一套头面,然后又跑到千岁城城外最大的神社,找神社社主为新木守求了一个开运御守,希望新木守在新东家那好运连连,快速晋升。

    这些都是看着不顶用但在贵族阶层间很有价值的东西,赫狼交了定金回去没多久,就接到了一只小赖皮犬的通知。

    新木守要结婚了,婚期定在十天后。

    虽然赫狼解除了和新木守之间的契约,不过新木守还是重新签了一个小型犬,方便互相联络。

    赫狼拿着请帖,先去千岁城拿订好的礼物,掐好时间,在千手兄弟回来之前,愉快的去参加婚礼了。

    ……当然,如果能顺便从重明城那获得些关于火之国和云雷联盟之间的情报,那就再好不过了。

    最起码,头面的花费和御守的花费就能分摊给千手扉间了,不是吗?

    赫狼在大口大口吃着狗粮。

    作为一只实力彪悍的忍犬,赫狼的口粮比旗木家族的一些老弱妇孺吃的都好,老太太老爷爷宁愿每天吃黑窝窝头,也要省点钱给赫狼买最好的骨头最好的肉,生怕他没吃饱。

    说实话,旗木这一家人是赫狼见过的最朴实耿直的人,说的好听点是正直,说的难听点是傻。

    今天的狗粮是旗木家某个老太太花费了一下午时间炖的酥烂的大骨头,里面还烧了胡萝卜和黄瓜,普通的狗吃不得甜咸,但赫狼却没这个顾忌,不管什么味道,只要好吃他就能吃进肚子里去,吃了十多年,也没见吃出什么问题来。

    吃完最后一口,赫狼趴在院子里,舔着最后一根骨头,大尾巴懒洋洋的扫来扫去,时不时的看一看庭院中房间里正在谈话的旗木茂和旗木茂的叔爷爷旗木真。

    没一会,老头旗木真走了出来,旗木茂跟在他身后,两人从回廊上走下来,路过赫狼时,旗木真停下来笑着对赫狼打招呼:“今天也很精神呢。”

    作者有话要说:  赫狼:我转世的哥哥要送一只狗保护我,我的心情很复杂。

本站推荐:文明之万界领主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超神机械师敛财人生[综]嫡谋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人王英雄联盟之最强穿越大盗贼犬之神[综].网游之邪龙逆天

犬之神[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29文学只为原作者三千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世并收藏犬之神[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