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文学 > 进击的后浪 > 第0794章 邝师兄

第0794章 邝师兄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

29文学 www.wx29.com,最快更新进击的后浪最新章节!

    江跃倒也不是假惺惺,他的确是去意已决。

    他也知道,一直躲在此处,未必能保证绝对安全。而此次的任务,其他人根本不可能代为执行,还得他亲自出马。

    所以,滞留在此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看江跃去意坚决,俞思源脸上满是歉意:“小跃,你会不会误解,是我们赶你走?”

    “不至于,思源姐是什么人,我之前在生态园就很清楚了。不然我也不能指名道姓找你不是?”

    俞思源听他提起这个事,不由得有些隐忧:“说起这个,校门口执勤的那几位,他们是知道你进了学校的。一旦调查起来……小跃,你终究还是会暴露的呀!”

    江跃微笑道:“那几位收了我一大包东西,私自放我这个外人进来。他们一定会替我们保密。而且,估计纠察队的人,也想不到我是从校外进来的,他们估计我是学校内部的学生吧?”

    “这倒是有可能。不过为了安全起见……”

    “思源姐,我的安全你不用担心。相反,我倒是有些担心你们的安危。”

    俞思源脸上露出一些惆怅之色:“我们都已经习惯了,如果真有那一天到来,我宁可死。”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俞思源眼眸中闪烁着决然之色。

    显然,她也猜测到了阿霞会把邝师兄的事告诉江跃,当然,她也不介意被江跃知道。

    阿霞仅仅搂住俞思源的手臂:“思源姐,就算是死,我也愿意陪你一起。我知道的,没有你帮我,我一定会活得比死还惨十倍!”

    江跃叹一口气,沉默片刻,目光严肃地望着俞思源:“思源姐,你们没想过离开吗?”

    “想过,我构思过无数次。但是在我的推演中,一次都成功不了。推演都成功不了,付诸行动肯定会更糟糕。”俞思源十分坦然。

    “当我们下楼的时候,就会有无数眼光盯着。这里走出学校最外面一层防御,至少要过四道关卡。这些关卡也许阻拦不了我们,但可以第一时间预警。战斗组和学生会的大老,他们可以在五分钟内就赶到现场。换句话说,只要这四道关卡能阻挡我们五分钟就够了。”

    “按照这个难度的话,我们顶多只能冲一到两道关卡。”

    “一旦逃跑失败,死是最不可怕的一种下场。比死更可怕的是在死之前遭遇的那些羞辱。”

    江跃默默点头,他大致明白。

    按俞思源和阿霞说的这种状况,的确几乎没有逃离的可能。

    阿霞忽然嘴巴动了动,似有什么想说。

    “阿霞学姐,你想说什么?”

    “其实,其实思源姐是风属性的觉醒者,她的速度其实是有希望逃离的。我也劝她先逃离,可……可她就是不答应。”

    俞思源冷冷道:“闭嘴,我要是走了,你这丫头什么下场,你自己清楚吧?”

    “可你不走,我们两个人最后都会很惨的。”阿霞其实也矛盾,她确实做不到一个人应对这一切。

    可她又不希望俞思源留在这里受罪,她更不想那么自私,因为她的羁绊,让思源姐无法逃离苦海。

    “思源姐是风属性觉醒者?”江跃有些意外。

    “没用的,我的速度天赋还没觉醒到那种程度,可以直接化为一阵风。不管速度多快,肉眼还是可以察觉的。那些关卡,也都是觉醒者把手。他们的眼力听力都远超普通人的。就算我用极限速度强闯,要连过四关也几乎不可能。毕竟,对方不一定要战胜我,只要牵扯我几分钟就够了。学生会那几个大老随便哪一个,都有把握打败我的。”

    “假设你走出了四道关卡,你有多大把握逃离?”

    俞思源认真想了片刻:“要是走出四道关卡,纯速度取胜的话,我绝对有九成把握成功逃离。”

    “阿霞学姐呢?”

    “我……我的话,我也不一定呢。我是水属性的觉醒者,如果能逃到河边,我相信自己可以顺利逃脱的。”

    一个风属性,一个水属性,都还是有明确属性的天赋觉醒者。

    即便如此,这样的人才,在星城大学居然还是活在夹缝中,朝不保夕的感觉。

    “真要逃亡的话,也不一定要从这里开始吧?总有防御更薄弱的区域。就比如校门口,思源姐今天不是顺利抵达那里么?那里到校外,也就一道关卡吧?”

    “对,正常的话,是可以抵达防御薄弱区域的。但是,越外围的防御,防御链越紧凑,人数也越多,逃离难度也就越大。”

    “不一定就得硬闯。”江跃微笑道。

    俞思源跟阿霞都有些面面相觑,不硬闯难道还能飞出去?

    “思源姐,我是认真的。如果你们当真有逃离星城大学的想法,我相信我能帮得上忙。”

    “当然,如果你们逃亡的念头不强烈,或者无所谓的话,权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

    “当然是真的啊,我们做梦都想逃离这个鬼地方。小跃弟弟,你真能帮上忙吗?”阿霞兴奋地问道。

    江跃微笑,望向俞思源。

    还得看俞思源的意思。

    “小跃,我知道你神通广大。我跟阿霞不知道推演过多少回逃离的事。如果你能帮上忙,哪怕冒上一定风险,我们也愿意试一试。”俞思源态度也非常坚决。

    “嗯,我知道了。你们放心,回头等我办妥了实验室的事,我一定会过来找你们。我保证,大概率能帮你们顺利离开。”

    “小跃,你别看校门口就那几个人,其实外围防御是一个立体的概念,十五秒内至少可以聚集二三十人。”

    “这我都计算在内了。”江跃胸有成竹地道,“思源姐,阿霞学姐,我只问你们,如果给你们三分钟时间,所有防御人员不阻拦你们,你们能走多远。我的意思是建立在你们已经在最后一道防御前,只需要脱离最后一道防御。”

    “三分钟吗?”俞思源微笑道,“别说三分钟,三十秒钟我都能走到他们根本找不着的地方。”

    “如果有三分钟,我也基本能走到安全区域了。”阿霞道,“我们学校外围有很多湖泊的,直线距离四五公里外就是星城的大江。”

    “行,那你们就等我的消息。我保证,我一定还会回来。在这之前,如果有人找你们麻烦,你们尽量隐忍一二,保全自己。”

    说完,江跃身体一拧,便从地面消失了。

    “啊!?”这回是在阿霞眼皮底下消失的,这让阿霞看得更加目瞪口呆。

    “思源姐,你说他是认真的吗?”

    阿霞患得患失地问俞思源,她是真想离开。别看目前她们在星城大学好像日子还可以,其实这种日子随时可能破灭,厄运随时可能降临。

    真要是让那些禽兽一样的男人霸占她们,每天换不同的禽兽来,那真是生不如死。

    俞思源轻叹一声:“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我们必须要有指望的人,他可以算一个。我记忆中,他不是信口开河的人。在生态园的时候,所有试炼人员几乎都团灭了,就我们这一伙人活着回到星城。他就是我们活着回到星城的最重要因素。”

    俞思源没有夸夸其谈,而是平和地叙述这件事。

    阿霞却听得血脉偾张!

    一时间脑子里充满遐想,如果能逃离这个魔窟,就算死在外面,她也无怨无悔。

    她兴奋的正想说点什么,俞思源眉头一皱:“这些畜生,还真没完没了啊?”

    她是风属性觉醒者,对于空气流速,对于声音的传播,都十分敏感。

    显然,稍加关注,便能判断出这些脚步声是冲着她们这边来的。

    正如她所料,脚步声就停在了这个单间门口。

    听脚步声就能判断出来,还是之前那伙人。只不过又多了几道陌生脚步声。

    冬冬冬!

    又是毫不客气的砸门声音。

    江跃离开,俞思源这回底气更足了,狠狠拉开插销,把门拽开:“你们没完没了是吧?真以为我不会发火吗?”

    果然还是那批人,那名首脑皮里阳秋凑上来道:“俞师妹,不好意思。这是人证,此人亲口说的,她看到你带着一名陌生男子上楼,进了这间屋子。”

    说着,那纠察队首脑将身后一名女生一把揪在了前头。

    这女生此刻鼻青脸肿,显然是挨了一顿暴走,眼睛都几乎睁不开了。连牙齿都被打掉了好几个。

    可即便如此,她还是根本不敢有半点反抗,对那纠察队首脑点头哈腰,神态极尽讨好之色。

    “当着俞学妹的面,你把之前的话再说一遍。”

    那女生连连点头,口齿漏风,但还是努力说道:“我之前正好在过道那边梳头,看到她带着一个男生,高高瘦瘦的。我只看到那个男生的背影,但我百分百肯定,那是个男生。”

    这女生被揍成这副鬼样子,可咬起人来,却一点都不含湖。

    俞思源对此早有心理准备,深吸一口气,澹澹瞥向那纠察队首脑:“我听过一句话,叫做屈打成招。你是在跟我演这出好戏吗?”

    那人怪笑道:“俞学妹,这大帽子不兴乱扣。她之前告状的时候,我连她是谁都不知道。”

    “那你是不是想说,她这鬼样子是自己摔的?”

    “不,是我叫人打的。我到俞学妹这里亲自检查一番,根本没发现她说的陌生男子。这还得了?胆子这么肥,胆敢诬告俞学妹?这种人岂不是欠打?咱得杜绝这种歪风邪气不是?”

    俞思源冷冷道:“那是你的事,不要表演给我看。”

    “不不不,本来打一顿也就罢了。可她死咬着说她没有看错,也不是诬告。这就让我很难办了。我们纠察队一向公平公正,不偏不倚。”

    俞思源面色一沉:“你叽叽歪歪到底想说什么?”

    “嘿嘿,俞学妹,我思来想去,觉得之前还是有些疏漏。所以,烦请你把门打开,让我们再检查一次。”

    “你这是得寸进尺?”俞思源眸光一寒。

    那纠察队首脑澹澹笑道:“俞学妹,我知道我还不够资格,所以,我已经派人去请邝师兄裁决了。”

    “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必须守在门口。当然,如果俞学妹肯主动配合,那自然是皆大欢喜。只要误会解开,我也好向邝师兄交差不是?”

    俞思源冷笑道:“你说得倒是轻飘飘,门我可以为你打开。可你们再三诬告惹事,要是这次还没找到人。怎么说?”

    那纠察队首脑森然道:“那证明这贱人的确是失心疯诬告,自然是要打杀示众,彻底杜绝这种不正之风!”

    “呵呵,你倒是把自己撇清得干干净净。打杀一个猪狗一样的人,顶什么用?”

    “俞学妹想怎么办?”

    “我要你一只手。如果你第二次没搜到人,我斩断你一只手。你要是同意,我现在就退开让你进去搜个痛快。你要住在这里我都没意见。大不了我搬。”

    “俞学妹,欺人太甚了吧?”那纠察队首脑面色一沉。

    “是你欺人太甚,还是我欺人太甚?”

    “我不过是奉命行事而已。”

    “好一个奉命行事。你是纠察队的人,还是某些人的私人鹰犬?你如此大张旗鼓,就是为了搞这些私人恩怨,熘须拍马?”

    “哈哈哈,思源,为什么火气这么大?”楼下传来一声大笑,跟着一道身影潇洒一晃,隔几米借力一次,瞬间就如幽灵一般出现在俞思源等人跟前。

    这人中等身材,相貌只是平平,脸上间或有一些疙疙瘩瘩的痘痕,只是一双三角眼辨识度极高,看人一眼就让人全身鸡皮疙瘩大起,如同被毒蛇锁定了一般。

    这人正是纠察队那位口中的邝师兄。

    俞思源见到此人,心里一阵烦恶。

    如果说整个星城大学她最不想见的人,此人绝对排第一。

    “邝师兄……”纠察队那位首脑忙凑上去,将情况低声说了一遍。

    邝师兄脸色一沉,如深渊一般让人难以揣测。

    忽然,邝师兄右手一伸,他那手臂竟好似弹黄一般,快速伸出,且一下子变长到至少三五米。

    手掌也一下子翻倍变大,一把抓在那告状女生的喉咙上。

    卡察!

    那告状女生的喉咙就跟薯片一样脆,一下子就被捏碎。甚至都没来得及说半句话,脑袋一歪倒闭在地。

    “诬告者,死!”邝师兄出人意料地开口道。

本站推荐: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捡个校花做老婆帝国总裁霸道宠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极品小神医爱你是我难言的痛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邪王嗜宠:鬼医狂妃神级强者在都市

进击的后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29文学只为原作者犁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犁天并收藏进击的后浪最新章节